(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005 中國人何以皆大呼小叫?

隔著半條走廊扯大嗓門呼喚交談的小農文化基因,中國人為什麼在公共場合人山人海地喜歡呼爹喚娘,以至一個旅行團外出,導遊也扯大喉嚨向「團友」宣示購物和召集時地資料?據本人由人類學角度研究,第一是中國人歷代逃難,「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幹雲霄」,電影「黃金時代」,知識份子蕭紅跟她的情郎逃難時在難民潮之中沖散了,一個在後喊:「你等我啊!」,另一個高聲喊答:「我一定等你!」

如此一來一回高聲答應幾次。座上的中國女觀眾看得拭淚感動,我沒有感覺:「羅密歐與茱麗葉」也一樣有「你等我」的盟誓囑咐,但人家很靜。山田洋次的「東京小屋」,講的是美機轟炸東京,是一對夫婦的生離死別,一樣死到臨頭日本人也沒有這樣喧嘩。

那一天我看了這場戲,看看四周的抽泣,我問自己:為何我感覺冷漠、甚至生厭?我暗中輕輕打自己一巴掌,如此毫無民族情感的同理心,他媽的,我還算不算一個中國人?

另一原因是中國農民有採茶割禾時對唱山歌的習俗。艷陽天之下,男的揹一籮筐,看著對面田的一個村姑,猛一站起,大嗓門高唱:「正月裏來是新春咧,哪家的姑娘長得這般俊哎?……」對方啐一口,也唱:「哪家冒出來的醜八怪唏?又瘸又瘦活像個李鐵拐吖嗨──」當中的農民若無其事自顧自收割,說:「看,咱家大春,看上隔壁村的李巧兒了。」

廣場大媽在紐約唱「洪湖水浪打浪」,不必喇叭,聲浪特別高尖,聯合國門前開腔,華爾街也聽得見,即此遺傳。兩千年農耕DNA。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