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022 美東遊

與費城的美國朋友同赴維珍尼亞州古鎮威廉斯堡。美國東岸不只紐約波士頓,以費城為起點南下,經首都華盛頓,可以貫穿達拉威和馬利蘭,直抵威廉斯堡。

威廉斯堡是美國獨立革命的起源,可以說是美利堅合眾國最初孕育的子宮。費城是立國之初的首都,所以是搖籃。至於華盛頓,可謂幼稚園的遊樂場了。我這樣對美國朋友說,他們聽了大笑——說得對,華盛頓的白宮和國會,都還沒有長大。

路經華盛頓,去阿靈頓軍人公墓瞻仰,在電影裡,這片綠草如氈遍地潔白墓碑的珍域,看得多了,親臨現場,尤為震撼。自南北戰爭以來,阿靈頓原葬了歷次戰爭陣亡的美軍,包括韓戰和越戰。五六十年代冷戰時期,朝鮮半島和越南都沒有石油,美國為了捍衞亞洲的自由,犧牲了無數子弟。美國的左派,醜詆海外出兵,在歷史中回顧,今日的北韓,一九七五年的投奔怒海,美國出兵,道義上完全正確。

由費城為中心,北上可抵達新澤西、紐約、波士頓,南下則經華盛頓到著名的「歷史金三角」:威廉斯堡、占士城、紐克城。上下三百多英裏,是美國歷史文化精華所在,也是遊美國最性感的地帶。

一七七六年美國正式獨立,在此之前,華盛頓、傑弗遜、阿當斯等開國三傑,在這裡聯絡早期的十三州一起舉事反英。威廉斯堡醞釀革命,因為來了一位不得人心的英國總督鄧摩爾。鄧摩爾作風專橫,不可一世,謹奉英王之命,瘋狂加稅,不得人心。波士頓已經出現茶葉黨,不準英國運來的茶葉靠岸,一時局勢緊張。鄧摩爾在威廉斯堡偷走了許多革命黨囤積的軍火,引起民憤,最後倉皇出走而下臺。

今日,威廉斯堡的末代總督府還原好保留。府內有鄧摩爾的睡房和書房,下面還有一個宴會廳。末代總督出走之夜,還召集了一千多名平民代表舉行盛宴。鄧摩爾發表講話:你們對我們的怨憤,我通通知道,但我是一個好人,有最好的動機,希望你們多多諒解包涵。然後向各民意代表舉酒和解。但賓客沒有理睬他。當晚淩晨,鄧摩爾就與一家人倉皇離開,返回英國。英王見到他聲名狼藉,將他調往炎熱的百慕達做總督。

在威廉斯堡遊總督府,想起香港上亞厘畢道的那一座。英國人的殖民管治,事情不會做絕,永遠留一線。對於民憤,不會用坦克裝甲車大肆鎮壓。今日的香港特首,如果有當年鄧摩爾三分的自知之明,可能不會弄成今日之孤立。歷史如明鏡,不會多講又會惹來「親英」之譏,也不必教太多人如何做人了,就此打住。

威廉斯堡的最大「優勢」,自然是看不見一個強國客。下榻鎮內最好的五星酒店Williamsburg Inn,發現又是臥虎藏龍之地。自從一九五七年英女皇來過之後,流連忘返,此後幾乎每年都來一次。威廉斯堡展覽著戴卓爾夫人、列根、日本首相中曾根、卡特、洛克菲勒等人來住宿過的留影。

威廉斯堡只有兩條舊街,兩旁的商店、名人住宅保留如故。總督府附近有一座國會大樓,名為Capital,當年議會代表就在這裡決定推翻英王派來的總督。威廉斯堡是維珍尼亞的首府,華盛頓在戰場知道威廉斯堡歸順,於是聯絡十三州諸侯,向費城進攻。結果費城成為美利堅合眾國誕生的第一首都。

英美的特殊關係在這條線上,可窺知脈絡。威廉斯堡今日還到處見到英國旗。這是歷史的一部分,美國人並不在意。換了在香港,一早引來「懷念殖民地」的種種指摘。如果不是內心自卑,知道「當家作主」之後,樣樣不如殖民地,又何須見到英國旗而震怒或驚恐?在威廉斯堡,美國人從來不諱言殖民地如何如何,英國人的長處他們講盡,歷史的事實毫不隱瞞。今日英女皇訪問美國,最愛尋訪的,反而是這個推翻英國管治的「革命聖地」。英語國家的文化胸襟,自然是不一般。

而此一深層文化又有幾多人明白?美國對中國開放旅遊簽證,希望中國遊客多去加州,在比華利山購物或尋訪月子屋,最多去拉斯維加斯賭兩手,千萬不要來東岸,威廉斯堡是個很沈悶的地方,一家LV、Chanel的名牌店也沒有。在此地勾留一星期,心情舒暢,歡欣無限。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