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031 世紀演唱會

香港主權移交二十年之際,紅館舉行Sam& Tam聯合演唱會,唱回來一個萬眾喧騰的時代,可謂The Show of the Year,香港的命數註定。

許冠傑將粵語歌曲革新,讀港大的番書仔,青春活潑,加上承傳了何淡如、陳夢吉的清末民初珠江嶺南魚米文化的詼諧的填詞人黎彼得,完全是香港一八四二年之後匯萃東西方的音樂縮影,所以令人驚嘆。

許冠傑的歌曲如由初唐的王勃和駱賓王起調,將香港粵語流行曲引入王維、孟浩然、李白、杜甫的盛唐,此時尚有譚詠麟,尚有羅文、葉麗儀、張國榮、林子祥、梅艷芳,還加上臺灣的鄧麗君、齊豫,香港的黃霑顧嘉煇加上臺灣的李宗盛,到了劉德華、張學友、蔡琴、張信哲,這不是一卷脈絡分明猗歟盛哉的唐宋,又是什麼。

許冠傑是香港流行曲文藝復興之父,雖有西洋味,但富有打工仔小市民心聲;但到了譚詠麟,香港的中產階級形成,林敏驄歌詞,加上許多日本曲調,香港人的身份,雖此時適逢香港前途談判,唯已搶先在流行音樂中建構完成。

這兩人當時唱歌,一為激情,二為市場,也許三還為了「溝女」,當然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成為所謂的裏程碑。但有如獅身人面的石刻工匠,八千年前,也沒有想過自己的作品(或Product)會留下來,周圍的綠洲,變成了沙漠,偏偏就留了下來,而且與金字塔同在。

有人說建築是凝固的音樂。好的音樂,卻是凝固的時間。重唱出來,旋律融解了冰封,化為流水,猶暖的記憶,就徐徐滲出來。

聽「鐵塔淩雲」時,你在哪裏?聽「我像一片雲」時,你被哪個人剛拋棄?而在聽「心裏日記」時,你又新認識了誰?

然後書接下回,聽「幻影」時那齣「陰陽錯」是跟她一起看的,到「愛在深秋」的時候,那個人已經去了密西根,而且向你寄來一片紅葉。

以後的迴韻,連同那個雲天低處的秋楓燒北美的餘燼,明明都已經熄滅,而且在時光中卻又活了過來。看許冠傑和譚詠麟,不止舊曲重溫,故人重逢,而且是再翻閱一次塵封的心裏日記,讓夾在書頁裏的那張乾脆了的紅葉,從記憶的上遊,又溫紅如昔地漂流下來。

At least we had Paris,每個四十歲以上的香港人,心中都有一個Sam或Tam,or both。當紅館喧騰,紅館外的海港,遊行示威躁鬱如酷暑,此時,一個人坐在館裏最高遠的一角靜靜地聽,臺上的兩個歌星年逾花甲,唯躍如童子,生若浮花,事如春夢,不知何處吹蘆管,一夜征人盡望鄉,靜靜地,我哭了。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