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041 背詩之爭

英國是西方現代文明之母。文明世界三百年來,由英語世界領導。英語國家之中,英美的政治、經濟、文化聯盟,證實是人性誠信公義之本。

但是英語世界的文明軸心卻出現了左膠的白蟻。英國政府教育部重新提倡背誦英詩,要求英國學童從小懂得背誦至少十五首英國詩歌,以準備投考GCSE英國文化史。

教育部認為:背詩是了解英國文化傳統最好的方式。讓兒童在心智發育時背詩,助他們了解真善美的意境。詩歌是美感的呈現。讀詩背詩有如從小學鋼琴和小提琴,基本的美學教育,長大了就自然懂得以邪惡和汙穢的人和事自動隔絕。

哪知此一主張,竟然遭到英國教師協會異議。有教師抨擊教育部令學童背英詩是「填鴨教育」,令他們死記硬背,只會喪失了解和分析的能力。倫敦一家叫做瑪麗皇後的大學(我只聽過倫敦大學瑪麗皇後學院,哪裡冒出這家什麼瑪麗皇後大學?)的一名英詩教授,在「星期日泰晤士報」撰文,抨擊教育部的誦詩政策是:「留戀過去好日子的狂想,要學生背誦吉普齡。我們在大學要求學生分析詩的精義和特徵。這一切不能由考試背誦來決定。」

這位教授發表的是屁話。首先他將二十世紀初頌揚帝國主義的詩人吉普齡(Rudyard Kipling)當做英詩的全部。他以為教師要學生背英詩,就是要他們緬懷帝國殖民主義。詩的國度龐大,除了吉普齡,還有艾略特,更不要說莎士比亞的十四行。這樣的左膠教授,對文化充滿偏見,在這種人的眼中,一切「傳統」皆是右翼。

左膠發明了一個新名詞:詩不必背誦,只需要「開創性細閱」(Inventive Close Reading)。但是詩如果不開口吟誦,如何感受押韻、節奏、音色對仗之美?什麼叫Close Reading?就是不必吟誦上口,也不必背。中國的唐詩宋詞,由李白的「靜夜思」到蘇東坡的「大江東去」,莫不須以粵語和四川古音鏗鏘讀出,方知神髓。中國詩如此,英詩也一樣。

詩要朗吟,由朗誦而默記。當然不須舉行什麼校際朗誦節,叫十四歲的小學生病態造作,唸李清照的「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但是從小人在書房,還是要父親教他朗誦詩詞。幾百年來行之有效的方法,英國的詩教,教出了紳士和將軍。左膠侵蝕文化基業,牠們是國家公敵。

英國政府教育部每年舉辦心詩節,讓全國中學背詩、吟詩。學生參加之後心情歡快,認為不但有助記憶力,而且對文化傳統了解日深。參加心詩節,不但有英國白人本土學生,還有黑人、亞裔人、巴基斯坦伊斯蘭後代。這樣的教育很好。令少數族裔融入西方文明主流。多讀莎士比亞的十四行、維多利亞時代的白朗寧夫人短章、羅賽蒂、阿諾德,小孩長大自然有氣質,說話不會農民一樣,胡亂喧嘩;舉止優雅,也不會橫衝直撞,粗聲大氣。在「劣幣驅逐良幣」之下,唯有接近真善美的藝術方可以辨惑抗邪,而讀詩是為核心。

我在英國讀高中時,不必教師督導,自己也背詩。因為發現許多詩章詞藻優美。阿諾德的「多佛海濱」是我最喜愛的英詩之一。每次回英國,如有空暇,我會去多佛一行,在白懸崖與朋友一起散步,吟誦阿諾德的這首名詩:「The sea is calm tonight. The tide is full, the moon lies fair. Upon the straits; on the French coast the light. Gleams and is gone; the cliffs of England stand, Glimmering and vast, out in the tranquil bay……」

大海今夜寧靜,潮水高漲,明月當空照海,法國的崖岸燈光忽明乍滅,英格蘭的峭壁聳立在幽深的海灣,沈鬱蒼茫……

每次讀此詩,身臨其境,我有如一個聖徒,來到梵蒂岡,只覺得離天國只一步之遙。看見偉大的英法海峽,想起二百年前法國大革命的貴族乘船倉皇北渡,想起第二次世界大戰納粹和皇家空軍的戰鬥,想起一百多年前的阿諾德在此地漫步。我踏著先賢的腳印,尋思生死的契闊空茫。我在此地早選擇了人生信仰的方向,因為這首詩,而且因為我會背誦。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