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069 中秋夜

由高樓大廈圍起來的城市,還有中秋節嗎?

曾幾何時,中秋節的月亮,圓盤盤地趴在草坡和池塘上,楊桃燈挑在樹枝椏,悠悠迎著風,月餅和清茶擱在一張八仙桌上。那還是家家戶戶有一個院子的時代,兒歌漂漾著一地的草香,紫微微的月色像一瀉翻了的老酒,濕潤了一九五三年版兒童樂園的畫報封面。

然後,中秋的月亮掛在唐樓的檐邊,順德女傭的木屐在騎樓的盡頭濺起了一廊銀晶晶的月色。收音機的木匣子廣播越戰的情節和制水的消息,蓮香月餅的銀盒的四條邊上,工整的書法寫「香遠益清」、「遠近馳名」。

當中秋節成為中國人倫的共同語言,八月十五的月亮,是不可以在三十八樓的三百呎小單位的窗臺邊來細賞的。中秋的月亮只童年那麽高,只有遍地樹叢那樣矮。天上宮闕,今夕何年,中秋節的團圓永遠帶一抹幽冷的傷感,賞月,除了一盤月餅、一壺清沏的龍井,還要有一夜蟬聲和螢火,還要有一只戴青玉鐲的手,把一只楊桃削掰開四片,在雙黃蓮蓉的甜膩之後,爽送一口清芬。

法國作家普魯斯的《往事追跡錄》,寫童年層次豐富的色彩和味覺,甚麽都全了,只差那麽一層香薄荷一樣的中秋月色。在上一輩中國人往事追跡的長篇記憶裏,戰亂和饑荒,日本人行軍靴蹄交雜的喧囂,夾纏逃難的路上一座破廟裏的燈香氣味,與母親相擁躲在神底,剛好那一夜,最忘不了是八月十五,金黃的月色照射在神龕前的石階上。

中秋的月亮是團圓的符號,滿天的月色卻是憂患的原始記憶,所以過中秋節,比過農歷新年多兩分悲欣交集的滋味。在外國一個人過中秋,蒙皚皚的月色一度的祝福,一邊聽德彪西的月光曲,益發的多愁善感,半生飄泊,一夜白頭。

人未到中年,也切莫在風裏回顧,一夜月光獨對遍地江湖。當楊桃燈變成塑料制的超人蜘蛛俠,一個屋共二十萬人競相在一座公園一起玩煲蠟遊戲,清明和寒食,七夕和中秋,在高聳的大廈間陷落的月亮,今夕的月色,明亮得太人工化,像崇光百貨公司的光管燈,像酸了的牛奶,那不再是中國的月亮。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