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1039 醫學是社會科學之一種

網絡瘋傳,疫苗有極少數副作用為血栓。

英文的血栓叫Thrombus,血栓形成的過程,叫Thrombosis。前者是結果,後者是過程。而研究並發現形成血栓的原因的,是一個叫做維爾周(Rudolf Virchow)的十九世紀德國醫學家。他指出的血栓三大因素,醫學上稱之為Virchow’s Triad,體現了西方醫學界對這位先驅的崇敬。

然而維爾周不但是一位醫學家。十九世紀西方的實驗室外,拿破崙三世、巴黎公社、普法戰爭、尼采,有各種各樣極端思想的細菌和病毒在流行。

維爾周不俯而研究醫學、仰而冷看蒼生,他發出了一句著名的警告:「醫學是一種社會科學,而政治只是醫學的另一廣義。」(Medicine is a social science, and politics is nothing more than medicine on a large scale.)他參與政事,反對卑斯麥軍事擴張。

今日荷里活和韓國電影流行的喪屍(Zombies)題材,即是以某種極端的病毒或因意外、或因人為,快速傳播,人乍變喪屍的畫面很震撼,一噬而以幾何級數廣傳千百,或集體爆塞車廂,或群魔翻越圍牆,成為一個震撼的群氓(Mob)的隱喻(Metaphor)。極端的思想,在愚昧的群體中散播,即如同瘟疫。

美國帶同盟國,開始徹查所謂新冠狀病毒的源頭,漸清晰指強國,以及一名被指與該國關係密切的美籍疾病生態學專家達扎克(Peter Daszak)。達扎克被揭發其名下機構將美國政府的資金資助無憾病毒研究所,事後策劃欺凌行動,在科學界引帶風向,將「實驗室洩毒論」扣入陰謀論,令西方主流科學家不敢質疑。

達扎克與白宮醫學顧問福奇勾結隱瞞,有電郵為證。世衛組織首領譚德塞是在埃塞俄比亞曾隱瞞霍亂疫情,任命屠夫穆加貝為「世衛大使」,品格低下,更已曝光。

網絡因極端思想快速傳播而喪屍化,呈現社會學的醫學和病理學特徵。而譚德塞在前台,達扎克在幕後,當川普提出實驗室之說,即有美國的主流媒體對人不對事,斥之為「陰謀論」。果然,惡性的政治入侵醫學之後,又令醫學變成「社會科學」。這一點,一百年前的維爾周,早就看穿。

一向擁世衛的拜登政府不敢嗆聲,宣布另由情報局徹查。美國主流媒體,又開始改口,不再罵川普陰謀論,跟着川普團隊的口水尾,改罵強國。此中一番折騰,美國報銷了六十萬條人命,全球人口不計強國,一年死亡三百七十萬。

這是珍珠港或911嗎?不。這是美國人自己的愚蠢。唯正能量地看:全球碳減排,制止污染,取決於人口急降,自然物種滅絕慢一些。壞事變好事,此一寶貴機會來了。身為達爾文主義者,要真心感謝美國左膠和譚德塞。好。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