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1051 心靈的望遠鏡

英國鴻儒約翰生博士說,認為倫敦索然無味的人,對人生也必感到厭倦。約翰生身為十八世紀的古典紳士,難免傲慢地認為倫敦是世界的中心。世人都說倫敦是冷漠的都市,但在冷漠之中,只要都市人自己的靈目與慧根猶存,必仍可發現世情之樂、人生之趣。

若今年夏天,在一個黃昏路過泰晤士河畔的查科加廣場,見一書生模樣青年,在國家美術館前架起一天文望遠鏡,另有一告示牌,說今夜月白風清星光燦爛,正好從此鏡中窺得見太陽系的土星,每位只收五十便士。

見之不覺心動,毫不猶豫從他那具足有人高的天文鏡去窺探星象,果見如天鵝絨一般的太虛之中,在圓形鏡的左上方,若有一個小白點隱約在浮動。定睛看時,又見豆般大的土星另有一白色光環圍繞,原來那便是自小從少年科學叢書中初知、一直識荊無緣的另一星球。

遂喜不自勝,遙想四五百年前,明代的萬歷皇帝接過傳教士利馬竇獻上的天文鏡之際,也是一樣的心情。

在凡胎俗骨的鬧市中,忽有剎那能神馳於天外,雖是驚鴻一瞥,也是一絲可喜的緣分。乃欣然解囊,給了那位街頭的天文學家比五十便士多得多的幾個銅板。他道謝連連,隨即忙於接待下一位好奇的顧客。但我對他的謝意卻遠非一點金錢所能比擬。感謝他以一點小小的才華,為過路的城市人開拓出一片蒼天,讓我在囂囂的市聲人煙裏,忽得到片刻的頓悟與安慰。所知是在那望遠鏡中的遙遠星宿,永閃爍在營役的大化以外,眼前車流千里,與遠處泰晤士河畔的一抹華燈,畢竟只是一片虛幻的紅塵。人潮中那廣邀遍地蒼生觀窺星座的青年,此刻竟帶上一層淡淡的救世主色彩。

次日再走過廣場,那人和那天文鏡已不在,那位有悲天憫人之慨的智者,也許只是一個失業的大學生、向偶遇而有駐足仰觀之緣的每一個陌生人,送上一副心靈的望遠鏡,那是一份何等廉價而珍貴的人生的禮物。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