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1055 稍有懷疑,即等同陰謀論者?

對一種流行的「專家理論」表示懷疑,是否就是相信陰謀論?

以美國過去一年的政治風波,杜林普政府曾一度力指 COVID-19 來自實驗室,卻被民主黨及主流媒體一概稱為陰謀論。

然而對一項指稱表達合理的懷疑,即所謂的懷疑主義(Skepticism),也是現代哲學家羅素所力倡,以免民眾被愚弄於政治宣傳。懷疑主義,當然不是陰謀論。

但是當西方左翼控制了政權和媒體,一切對他們發放的消息表示懷疑的人,俱被眨為陰謀論者。

美國的不幸,是國人對人不對事地看待,形象粗獷、外交手段相當專橫的總統。杜林普和他的經濟專家納瓦羅質疑的事,俱被指為陰謀論。

本來,新聞自由愈強大,陰謀論的市場應該愈小。在美國,新聞自由由水門事件開始,已經樹立了里程碑。今日網絡世界發達,一旦傳出一件醜聞,有許多人牽涉其中,至少也有許多人耳聞目睹。若要設計一項陰謀論,應該愈來愈困難。

例如漸為人忘記的淫媒愛潑斯坦之死 —— 正等待性交易案審訊、66 歲的美國金融家愛潑斯坦,被指在獄中自縊身亡。曾企圖自殺的他,被轉往設自殺監視的囚室。在他死前幾日,同囚室的獄友被調離;而在他死前,監視模式被解除。

愛潑斯坦被指涉嫌操縱未成年少女的性交易,「據報」許多社會名流,包括安德魯王子,都曾是其客戶。對於這些交易和他的死亡,各種陰謀論出現。例如,名流是否可能殺人滅口?他死後,推特關鍵字 #EpsteinMurder、#ClintonBodyCount 和 #TrumpBodyCount 瞬即登上熱門,成為保守派和自由派對立分裂的其中一個戰場,即使沒有任何證據顯示兩者跟愛潑斯坦之死有關。

新聞記者仍有空間偵查,因為周圍的人許多還在生。曾被性侵犯的女子,可以指證誰曾經是顧客、誰不是。監獄中也有獄警,可以通過某種渠道向偵查的記者披露一點內情。

但主流傳媒似乎對杜林普從商的時候,在莫斯科的大酒店某些傳聞中的嫖妓行為更有興趣。當找不出證據時,則風傳「普京手上有錄影帶」。而這一點,又絕難證實。

一切陰謀論都會將真相逼入一個個死角,除非政治形勢轉變。正如前醫學顧問福奇,以及動物病毒學家達薩克(Peter Daszak),又隱瞞了甚麼真相?為何阿桑奇手握成千上萬的白宮電郵,成為喪家之犬的他,西方新聞媒體卻避之則吉?當真相形同於所謂陰謀,「陰謀論」就是企圖掩飾真相的人,對於真相的最大抹黑。在網絡世代,此一重大的概念混淆,最值得世人警惕。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