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1066 英倫天氣

兩名英國人相遇,話題多以當日的天氣始。那不是虛偽,也不是無聊,而是英國的天氣變幻無定,本身富有很大的戲劇性。

英國的天氣報告在電視新聞之後,並非由「天氣女郎」以小鳥依人之姿滿足醉翁之意的觀眾的視覺享受,而是由貌似教授的中年專家以氣象學家的權威,幾乎由學術的角度向千萬家庭有板有眼地條分縷析,可見天氣在英人心目中的比重。

英倫三島地偏北國,鮮有陽光眷顧,鄰近北極圈,面臨大西洋不絕的寒流,深得雨神的垂青,陽光卻一向是生活中的珍品。

莎翁在十四行詩《商籟》中把鍾愛的人比作夏日,對於熱帶的讀者而言不過是平凡之喻,但香港遊客視冰雪為珍奇而有賞雪之旅,在英人的眼中,同樣也是少見多怪之舉。

由於經緯之偏,英國的白晝即在艷晴的夏日,也有如一個空蕩的氣象舞台,並無熱帶藍天「盪胸生層雲」的雲海奇觀。但在夏秋之交,日長夜短,日暮的景致卻格外壯麗:在高速路上駕車,但見近處的林梢、遠處的山巒籠罩於一片紅雲,燦如錦繡,瞬間又隱沒於滿天紫靄,輕如煙霞。目眩於車首的沉沉落日之際,身後的一壁虛空卻早被夜色攻佔,繁星四布,早升的一球月亮染成一暈可疑的暗紅,與壯烈下沉的太陽首尾相呼。目睹光明與黑暗的一場爭奪戰,駕車人的渺小與無助感,當今定可領會。

深秋以後,陽光在氣候中漸居弱勢,頻為偷襲的雨雲所欺,中午的驕陽,倏忽翻臉成無窮的油酥細雨,令無辜的行人一日數驚。英國天氣如有千面,慣見尋常,人生途上的順逆如片刻陰暗,亦不必怵然以驚。英國紳士修養之佳,原是天氣得來的啟示。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