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1124 「泰晤士河畔」君子之交

居住在西方社會,人際間的關係都保持一點恰如其分的距離。英國地廣,人口六千萬,相應不多,人際間的距離,當然不只是指地理上的,而是指人與人之間的心靈。

例如對私隱權的注重,閒談可以說第三者一點無害的趣聞與是非,但不可涉及宗教、政治等爭議性的話題,語及個人的金錢收入資料,是一種無禮的行為。英國人不太容易與人交友,即使建立了友誼,亦非以推心置腹、赴湯蹈火的標準量度其深厚;相反是君子之交,真正做到清淡如水的境地。縱使平時見面不多,但長年累月交誼仍在,每年的賀卡一張,細水長流,在人際的適度距離之中,這種友誼反而更能在時間中長存。

華人社會地小人稠,人際的友誼滲入太多實際利益成分,此際如膠似漆,下一刻就以反目成仇,友誼有太多戲劇的跌宕起伏。國人對友誼以一個「義」字為本,要求的朋友最高境界,是刎頸之交。因為中國社會苦難多,戰爭與饑饉的威脅揮之不去,為求生存發展,必須冒險。堅貞絕對的人際友誼,在未知因素太多的社會裏,是一種抗衡冒險的保障。

但「義」這個字是華人的獨特概念,較友誼更高一級,沒有確切的英文翻譯。在英國或西方社會,欲一展拳腳做點生意,苦無資本,最要好的朋友即使有錢,也會勸你找銀行家是唯一的借錢途徑。生意失敗身無分文,朋友亦無提攜一把的義務,國家的救濟金代替了朋友的援手,朋友之間兩不虧欠,沒有甚麼人情債。

所以洋人交友,再投機也有一點保留,友誼也隨著社會狀況一樣,在清淡之中得諸穩定。國人的友誼可以濃如醇醪,是以人際關係的愛與恨都一樣強烈,遂生出世世代代說不完而可歌可泣的悲情故事。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