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115 為甚麼要讀林語堂?

20年代最看得通中西文化的現代中國知識份子,有人說是胡適,有人說是林語堂。

胡適是安徽人、林語堂是福建人。兩人都精通英文,對英美的民主自由思想文化有深刻的認識。但福建臨海面對南洋,對海洋的見識,畢竟比內陸的安徽強一線。

林語堂不像胡適,不向中國人硬銷西方的議會民主。林語堂走另一個方向,將中國文化的精華,用通俗的英文文筆向西方民間情懷推介。

林語堂高於胡適的一點,是胡適過於嚴肅,而林語堂則學通英國人的幽默。懂得幽默則自然隨和,語帶輕鬆,一切以快樂為本,不會來憂國憂民那一套,以開心欣賞、冷靜旁觀為專。

林語堂選擇了蘇東坡為中國文化精華的典範人物,向西方推介,此一眼光,經得時間考驗。

蘇東坡性格寬和,為人幽默精趣,政治則取態中庸,卻又以知識份子的身份不至於不關懷疾苦。1,000 年前,蘇東坡不但是中國最早的「自由知識份子」,即所謂 Liberal,而且在蘇東坡身上有邱吉爾的文采和情趣,有英國人的中庸和幽默。

蘇東坡是一個旅行家,他對政治的得失看得開,得罪王安石和宋神宗,其處境也一如邱吉爾,30 年代的所謂 "The Wilderness Years",邱吉爾在自我放逐鄉間之時遊山玩水,以油畫寫生為樂,結識差利卓別靈,都有一份「博弘」(Magnanimity)的大器度,其情懷和眼界,也與流放嶺南和杭州與山水為樂、動物為友的蘇東坡相同。

林語堂深切認識中國人民族性的弊端,卻以半嘲諷、半憐憫的姿態輕鬆剖析。林語堂話中有話,意在言外,深得英文寫作 Understatements 和中國藝術留白之精妙。晚年時他第一個研究中文打字,遠在電腦發明之前,林語堂絕不拒絕西方科技,以理性融入人文情懷,更開現代中國知識份子的典範。

正因如此,林語堂受英國殖民地政府賞識,新加坡創辦南洋大學,請林語堂為創校校長。但林語堂在南洋維持士大夫和知識份子的地位,要求南洋大學的校長官邸有所優遇,與南洋華僑和拉黃包車捐獻建校的基層人士發生了一點磨擦。這一點似乎是中國知識精英的特性:功成名就,總想過一點權力精英的日子,最終或與大眾脫節,有如今日的歐盟官員。

21 世紀再讀林語堂,跨中西、懷宇宙,重認這位 Timeless 的作家,實別有一番意義和奇趣。

林語堂是第一個用英文向西方世界介紹中國人民族性格的華人。他腳踏中西文化,了解以英國為主的西方幽默和寬容氣質,也看透了中國人的性格缺陷。

林語堂不像魯迅,用相當刻毒的語言表達對中華民族的鄙視,也不像梁啟超,以人類優生學角度指出白人文明比中國人優勝。與後來的柏楊相比,林語堂也沒有使用「醜陋」之類的形容詞。他將英語紳士文化的氣質融合在文化觀察之中,並以世界公民的角度,客觀理性地剖析中國人的行為性格。

以下幾段林語堂的文字,雖寫成於 1949 年之前,其時尚未進入今日的暴富 GDP 時代,但對於中華民族的基本性格,觀察結論,超越了時代,至今重溫,總令人覺得遠遠仍未過時:

1. 「沒有幽默滋潤的國民,其文化必日趨虛偽,生活必日趨欺詐,思想必日趨迂腐,文學必日趨乾枯,而人的心靈必日趨頑固。」

2. 「染指,中飽,分羮,私肥,這是中國民族亙古以來上自王公大臣下至販夫小卒文武老幼男女賢愚共同擅長的技術。根據這技術之普遍性及易學性,我們幾乎可以主觀的演繹的斷定這染指性已是中國之第二天性了。」

3. 「中國人的臉,不但可以洗,可以刮,並且可以丟,可以賞,可以爭,可以留,有時好像爭臉是人生的第一要義,甚至傾家蕩產而為之,也不為過。」

4. 「中國今日舉國若狂,或守株狂,或激烈狂,或誇大狂,或憂鬱狂看來看去都不像大國風度,早失了心氣和平事理通達的中國文化精神。更可慮的,是失了自信力。」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