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1192 昨日與今日的戰爭

普京在烏克蘭開始泥足深陷,發現墮入陷阱。原來俄國代表的是 20 世紀昨日的傳統戰爭型,普京的敵人烏克蘭,由 30 出頭的喜劇演員澤連斯基,到他的高科技專家左右手、副總理費多羅夫(Mykhailo Fedorov),是 21 世紀的新世代。

俄烏之戰有如世代之戰。普京的心智和認知仍然殘留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的冷戰時代。俄國出動的俄國兵器,由裝甲車到飛機大炮,都屬於上一世紀的硬件。當千禧年之後,全世界都討論第三次世界大戰,必定是高科技和訊息人工智能的速戰速決之爭,因為 21 世紀就代表未來;普京卻偏偏是「昨天」的一名戰爭代表。

俄羅斯和烏克蘭如老父教誨兒子:不要離開這個家庭,要在我主持的長桌邊留下來,兄弟姐妹一起吃飯。偏偏烏克蘭這個逆子卻要出走,去歐洲大家庭參加晚宴。

於是,俄國大家長一拍桌子,祭出了屬於上一代的武器。

然而澤連斯基和費多羅夫,卻是玩影像、戲劇、數據、資訊的新一代。費多羅夫生於 1991 年,今年只有 31 歲,僅 29 歲就做了烏克蘭副總理和數碼轉型部長,在大學時代已經對 Online 的世界全面連接,出任部長後,推動全國的政府服務都可以在手提電話網絡與全民連接。

俄烏戰爭爆發,費多羅夫以他的網絡,迅速與美國的各大數碼服務營運商如 Facebook、Google 等大企業聯絡,憑著他對高科技訊息的熟悉,雙方一拍即合,短時間就呼籲美國的電子企業供應商,切斷了俄羅斯市場,組織黑客主動攻擊俄羅斯的軍事系統,也是費多羅夫做總指揮。

俄羅斯的下一代從此打開手提電話,Online 的世界陷於黑暗。因為 IT 的光明,站在澤連斯基和費多羅夫這一邊。

費多羅夫還與美國的馬斯克一拍即合,Twitter 發文說服馬思克抬著 SpaceX 的資訊科技工具,即刻援助烏克蘭,費多羅夫、馬思克、甚至加上 Facebook 的朱克伯格,全部是屬於千禧的新世代、新世界、新形態,與普京的舊思維不在同一個層面。

在電視新聞畫面,觀眾看到的是烏克蘭科技迅速傳播的戰爭畫面。俄國的裝甲車變成廢鐵、俄軍向烏克蘭的平民炮轟,畫面影像一面倒,全部有利於烏克蘭,戰爭訊息也由對網絡資訊得心應手的費多羅夫全面控制。

而影像世界,Netflix 和 HBO 已經提供足夠的戲劇靈感。在這方面的角色,正好由澤連斯基來擔演。如此一來,澤連斯基的分工,是在英美國會演說,延續邱吉爾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的聲音和影像,成為國民抗敵信心的圖騰。顧問費多羅夫則在後台,掌控一個 Production House,其中的高科技影音數碼設備,一切靈活機動展開。

俄羅斯代表了昨天,烏克蘭代表的今日和明天。全球輿論又豈會不向烏克蘭一面倒?歐美的下一代又怎會不與烏克蘭人民心連心?「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今日的世界潮流就是 IT,還加上自由和獨立的價值觀。孫中山一百年前這句話,最後那四個字,不必提示,人人都知道。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