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143 正邪

  美國衰退,造就英法帝國主義復甦。馬里危機,成為最佳理由,左派政府奧蘭德治理經濟無方,派兵馬里,倒可以轉移視線,讓嬌生慣養的下一代新兵磨磨牙,在戰場上,接受鍛鍊,以備下一步,與英德兩國,接管美國留下的軍事真空,維護世界和平。

  英法一向有宿怨,但法國出兵馬里,英國支持,可見耶教文明,在大是非和共同利益面前,能同舟共濟。

  十九世紀的非洲,基本上由英法兩國分享(「瓜分」這兩個字帶有貶義,評論宜客觀公正,不帶立場,香港近年流行說「分享」,這個動詞,最可借用),這頁歷史,引起很大爭議。

  非洲人和歐美的知識分子認為:英法的殖民非洲,甚為「罪惡」,因為人類的始祖在非洲,有考古學的證據;而且,六千年前的埃及,是「非洲文明」,埃及人是非洲人,他們早就建成了金字塔,因此歐洲白人沒有資格視非洲為蠻荒。

  非洲人又抗議:今天非洲兩端的「大西洋」( The Atlantic),不該叫「大西洋」,直到一六二六年,只叫「埃塞俄比亞海)。而印度洋,非洲的原名叫「阿桑尼亞海」。「大西洋」和「印度洋」都是「西方殖民主義地理名詞」。

  十四世紀之前,非洲黑人和歐洲人的「軍事力量」勢均力敵。羅馬人用尖矛,非洲黑人也一樣,因此羅馬的凱撒大帝,不見得比非洲一個部落酋長更「打得」。

  歷史的轉捩點是十五世紀初。歐洲人發明了炮彈火器,從此克服了距離,不必近身廝殺,一條藥引,點着了,即可制敵於幾百米外。自此形勢逆轉,非洲人再不是原始人的搖籃,也變成黑人的墳墓了。

  歐洲人征服非洲,最大的污點,是販賣黑奴。一八四二年,英國人永久割讓香港,並無將新界原居民一幫幫用繩子綁起來趕上船,載到婆羅洲去開荒。十九世紀的華工飄洋過海做咕哩,並無強迫,純屬自願。但非洲黑人就悲慘得多。十九世紀的黃金海岸,亦即今日之加納,只此一國,每年有六千名黑人販賣到北美為奴,長達四百年之久。

  一八八四年,歐洲列強召開了著名的「柏林帝國會議」,由比利時國王李奧拔主持。國王說:「非洲這塊大蛋糕,我們如何切割?」各國達成協議,將非洲劃分為「英國非洲」:加納、岡比亞、索馬里、肯雅、尼日利亞這一堆;「法國非洲」:馬里、乍得、尼日爾、北非三國,比利時和荷蘭分佔剛果,連葡萄牙也分得莫三鼻給,整個非洲,只有埃塞俄比亞沒人要,保留了一千年的塞拉西王朝,直到三十年代,意大利才出手,把這碟唯一的剩菜端掉。

  黑人反抗,動輒即遭滅族。剛果人口由二千萬,在十五年之間,減少至九百萬。最慘是普魯士的德國佔領的納米比亞。德軍將納米比亞的哈里羅族,由森林趕到沙漠,缺水缺食,包圍起來,動彈不得,乾旱死了七成人口。

  十九世紀歐洲崛起,美國興旺,確實由黑奴的血淚構築而成,這一定不容否認,但同時,亦不必永遠揹在肩上,成為罪疚的包袱。今日美國左岸的知識分子,太過感性,時時想替他們的白人祖宗贖罪。此一心理弱點,被非洲的暴虐獨裁者如津巴布韋總統穆加貝利用:一旦西方抨擊其人權,這等非洲國家即斥之為「文化帝國主義」——他們否認人權、民主、平等是「普世價值觀」,只是「西方新殖民價值觀」,公然偷換概念,即是欺西方「知識分子」之純真。

  這是人性思維的盲點所在,也是歷史發展諷刺之處。西方掠奪非洲的白人強盜的後裔,今日都成君子;相反,二百年前悲慘的黑奴今日的子孫,卻成為流氓。流氓向君子清算他祖宗二百年前的舊賬,君子無語而低頭,但流氓今日向自己的子民貪污壓搾,盡情魚肉,君子想跟流氓交涉,頻頻被叫「收聲」,久而久之,潛移默化,覺得自己理虧。

  人類的愚昧,包括西方國家的「知識分子」,世代重複,「人為刀俎,我為魚肉」,達爾文的定律,弱肉強食,原來才是最永恒的真理。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