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168 李安的顛峰故事和哲理

  李安的少年Pi奇幻漂流一公映,全球極度讚賞,運用3D,毫不濫縱,雖然講沉船,也講漂流,馬上把占士金馬倫的「鐵達尼號」和「阿凡達」比了下去,金馬倫那兩齣,顯出了俗氣,只李安這一部,因為加了點印度的哲學,3D特技,運用得輕逸如一縷佛香,即刻有了意境。

  本來,講人在海上漂流,是西方久遠的文學傳統霸權,從古遠的「奧德塞」開始,英國的敍事古詩「貝烏爾夫」,到莎士比亞的「暴風雨」,然後是「魯濱遜漂流記」、「老人與海」、「白鯨記」,人在海洋的逆境孤獨地尋找自己,搜索上帝,搏鬥逆境,擁抱孤獨,西洋文化把這個主題,講述了兩千年。

  李安來自台灣。東方的背景,沒有藍色的海洋。由一個華人導演講海上漂流的故事,本身就是對西方文化霸權的挑戰,而且超大製作,3D有許多名師的珠玉在前,人人都期待李安像戲裏的印度少年一樣,在此逆境之下,如何生存。

  但李大導做到了,李安是一條世界文化的變色龍,游到哪裏,身上就有一層當地背景的色彩。「少年Pi」的故事始生在印度,一個家庭,本來擁有一個動物園,因為家長決定移民加拿大,決定把動物當做家當遷徙過洋,哪知道遇上風浪,貨船沉沒,只幾隻動物與少年逃出生天。在救生艇上,最後只剩一隻老虎。

  人和老虎在海上相處,有時是人對着蒼天發呆,有時是老虎對着遠海眺望。李安把觀眾拉進了戲劇的處境,當老虎在看海的時候,觀眾不禁想問老虎:你也孤獨嗎?你覺得恐懼嗎?還是老虎跟人一樣,也有思考的時候,冥冥中也有一顆靈魂?

  電影到了這裏,已經超凡入聖。最後人和老虎的結局,如果是迪士尼或其他美國導演,必成俗套:不是老虎在主角懷中餓死,像ET的催淚結局,就是人月兩圓,老虎找到牠自己伴侶,大團圓結局。

  但李安和少年Pi的老虎,收場不屬於俗套,有另一樣歸宿,而且還流傳下生離死別的另一番性靈的憬悟。

  當其他地方把3D用來拍攝惡俗,李安的3D創新了電影,把這個品種推到一個新境界,看時目瞪口呆,看完之後心頭縈繞晝夜,在這個黑暗的亂世,屬於世界的李安,為人類帶來的光明。

  李安立足歐美,融入國際,「少年Pi奇幻漂流」,明講的是一個印度少年移民加拿大,飄洋過海,暗中有導演自己當年離開台灣去美國讀書的心影。

  3D的特技,在李導演監督之下,像名廚的菜式──一個人和一隻老虎,坐着木筏,流浪太平洋,畫面的意境,隱隱然有中國唐詩的餘韻。「翩翩何所似,天地一沙鷗」,中國的唐詩也有很多漂流的體驗,尤其是杜甫。

  「少年Pi」的特技海洋,一人、一虎、一舟,獨對滿天星斗,有時活脫脫是「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的意境。杜甫在戰亂中漂流,也喜歡賞波濤,觀星象,漂來漂去,只限於長江,但還有「星垂平野闊,月湧大江流」的恢宏視野,西洋文學裏的漂流,卻是大海!「三峽樓台淹日月,五溪衣服共雲山」,靈視之象,透澈而深,卻不及「少年Pi」裏3D魔幻之奇。

  但李安說故事,不甘心把「少年Pi」拍成另一齣「小王子」。法國童話的小王子,已經夠有「哲理」了,那麼一個小孩和一隻老虎,二十一世紀的寓言,連哲理也要有新花樣。

  李安玩弄觀眾,虛實相間,在陸地發生的畫面情節,皆以寫實示之,到了海上,讓位給特技和卡通,一齣戲很容易撕裂為兩部,補救這一點,貨船公司的兩個日本行政人員最後出場了,他們不信主角脫險之後講的故事,認為其中有破綻:香蕉是不可以浮在水上的。

  主角在醫院,只有另外編了一個,為了遷就船公司向保險公司解釋,講另一個故事。船上幾隻動物,換成幾個人,發生了打鬥和謀殺,這才是世人願意相信的「事實」。

  那麼世事人生,真相到底是什麼?主角問他的傳記作者,我告訴你老虎的奇蹟,但這個世界需要的是凡人,兩個版本,你寧願相信哪一個?

  這一問,就把一齣戲往深處提昇了,因為這一代人,慣於直話直說,已經不懂得何謂隱喻和象徵。但李安不甘心拍一齣冰河世紀之類的兒童3D戲,他要講一點點東方的哲學,即使犧牲一點票房,這一點,相當冒險,卻是值得的。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