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175 莫愁居

  民族是有基因的。像德國,即使希特拉當政,希特拉也沒有窮奢極侈,在柏林寬敞的總統府僭建幾座玻璃棚架。希特拉也有地庫,卻作逃避盟軍轟炸之用,不是每寸空間都要舔盡的中國式貪小便宜。

  德國人自律而克儉。十八世紀中葉,普魯士國王腓德烈二世,一上台就為自己立下約章:「國王是國家第一人。他接受優厚的俸祿,條件是維護職權的尊嚴,為了國家的幸福而付出有效率服務。」

  腓德烈二世在波茨坦的夏宮,用來消暑,像滿清熱河的承德山莊,但由自己親自設計,只是一座小別墅,他把別墅叫做「莫愁居」( Sans-souci)。腓德烈二世做人的最高追求,不是紅酒美食,三妻四妾,八十億美金可以滙到外國的私財,而是無憂和悠閒,他公告天下:「朕並無超越平民所能享的嗜好。當國民的利益和國王個人的享受有衝突之際,國王毫不猶豫,選擇國民這一邊。」

  國王不是講一套,做一套,他坐言起行:莫愁居內外只有六名職員,由於衣櫥裏並無華麗衣服,他不需要官僕侍臣照料起居。腓德烈二世說:帝袍並無功能,而皇冠只是一頂「下雨時漏水的帽子」( A hat that let the rain in)。腓德烈二世在柏林的正宮,叫做鐸嘉碧宮( Topkapi Palace),也很簡陋。國王的生活,比和尚好一點點,他只有一個老婆,也就是俗稱的皇后,他一點也不喜歡,時時抱怨:「太太最近又肥了」( Madam has grown fatter)。他沒有包二奶,只是選擇時時一個人到莫愁宮去獨處。

  腓德烈對軍事有興趣,留意到德國的地理,在歐陸正中,普魯士可以在歐洲稱王。他讀了馬其艾維利的「君王論」,很不同意,自己寫了一本「新君王論」,予以駁斥,他認為,為了國家利益,完全可以先發制人,以戰養戰。

  腓德烈影響了卑斯麥,德意志民族的儉樸強毅,成為基因。德國人製造豪華房車,但賣給第三世界的暴發戶,他們自己不追求名牌。今天,歐洲看德國,而廣東道的自由行,迷戀的幾個名牌,始終是歐洲。那麼你說,二十一世紀,文明世界,誰才是領袖?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