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12 諸相非相的集體失語時代

自從中國網絡出現一個"囧"字,中國文字就走向割裂的開始。這個"囧"字回復到中國文字最原始的圖像意義。不必懂得如何讀音,只要看字型的結構,就看一張臉:一對眼睛,一張憋著的嘴巴,顯示圖像中人心情極端灰暗。

隨著計算機、手機、相機、iPad更新步伐神速,圖像代替語言的速度也在加快。自從出現火星文的侵蝕,中國文字受到空前挑戰。首先是文言文的衰落與遺忘,然後是語體文的崩潰。錯別字盛行,諧音和同音字將錯就錯地泛濫。

中國文字以象形為主,因此中國文化唐詩宋詞感性充沛,但理性的法治卻2000年來一直薄弱。對於法治與理性的要求,中國語文還沒有發育完全,譬如,"民憤極大",民憤如何定義?怎樣衡量?正當文字的精神還沒有改革,高科技電子產品挾著鋪天蓋地的圖像已經殺到眼前,在網絡上像洪水泛濫,把中文沖得七零八落,潰不成形。

圖像即影即有,消滅文字;方生方滅,也消滅值得珍藏的一切記憶。一面快速用手機下載影像,隨意按動快門拍照,卻又偏偏對歷史失憶,任意鏟除往日的遺跡,社會的"集體愚昧化"(Collective Dumbing-down)是不可逆轉的趨勢。曾經有人說:中國文化3000年,憑世代不變的象形文字,凝結中華民族,維系文化的傳承。這句話隨著電子圖像的充斥,隨著語文低落和集體失語癥,逐漸被推翻。文化的黑暗時代開始了。

19世紀中葉,巴黎詩人波特萊爾在一次沙龍上預言:"在這可悲的日子裏,有一門新的工業崛起,使人們的愚蠢信仰走火入魔。"他所指的工業,就是攝影。

波特萊爾鄙視人類以為憑攝影可以復制肉眼所見,捕捉萬象的虛妄,但他的預言,不幸在電子高科技普及的今天,一一成真。手機與相機二合一為iPhone,加上 Facebook 社交網絡出現,是人類文明的一個分水嶺。當 Facebook 用戶用一朵玫瑰花,一個面孔表情,就表示了心意和心情,隨時發放照片,拍攝一碟蛋炒飯,以為生活全紀錄,文字就開始是多余了,記憶也愈來愈模糊。

德國哲學家維特根斯坦說的:語言是意識的載體。人性的意識活動,分為理性和感性兩大範疇。本來原始人在洞穴裏畫畫塗鴉,圖畫代表了人類意識感性的表達,但文字卻是邏輯理性分析的載體。圖像與文字不但河水不犯井水,而且在19世紀末,現代文明成形之初,攝影與文字還互為新聞傳媒的表裏,報紙雜誌平民化,進入千家萬戶,而有"一幅圖片勝似千言"這句英文諺語,譬如第二次世界大戰,美軍在硫磺島豎立星條旗,經攝影師一按快門,化為不朽雕塑,成為文明勝利的象征。

攝影帶來的新聞圖片,本來只是小報突圍而出的伎倆,漸成傳媒主流,今天乘高科技的優勢,卻無限泛濫,影像鋪天蓋地,符號再度擡頭,敲響了文字的喪鐘。有什麽比發一幅由小小的符號組成的一棵聖誕樹說"聖誕快樂"更傳神?手機的"聖誕快樂"出現圖像化,真的有一株龐大的聖誕樹,樹上掛滿了小禮物、小燈泡、小銅鈴,"一幅圖片勝似千言",從此成為不可逆轉的事實。

電子網絡創造的快餐文化,人手一機,指尖輕輕一觸,其實也消滅了攝影,當人人都擁有相機,當一切都可以拍攝,當圖片可以由計算機任意塗抹,攝影失去了意義,像佛法所稱的"諸相非相",鏡頭裏的世界,只剩下一片空妄。電子高科技看似令人類擁有一切,也令人在幻覺中失去了真實的存在,人類文明的前路,令人卻步。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