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14 天涼了

風起的時候,又到了戴圍巾的季節。

有沒有想過,圍巾是人的衣着中最溫柔的一種?T恤、褲子、衣裙,是衣着四季的常裝,圍巾只出現一個季節。衣褲和裙子延續了身體,征服了線條,提升了氣質,為人的行動提供了詮釋,如果衣褲和衫裙是一夜的盛宴,那麼圍巾該是坐在長桌一角最低調的那一位賓客,他靜靜而來,悄然離座,他的光臨甚為短暫,圍巾既是服裝的一族,卻又是邊緣自外的一員。

在一切衣着中,圍巾最無時尚可言,興什麼顏色,流行何等質地,時裝雜誌對圍巾的興趣最淡薄。但在芸芸衣飾之中,是最長情的,也是最令人傷心的一環。

還是小孩,在寒冬中上學,棉衣和帽子都戴好,母親最後的一聲叮嚀,是不要忘記也帶圍巾,這時候,圍巾像一條臍帶。當你情投的第一個男友,他的生日在深秋,送他的第一份生日禮物,圍巾最保險,而且永遠不流俗。圈在他的頸際,圍巾就像你的手臂,從親情到愛情,從赤子到浪子,小小的圍巾,是人間大愛的最佳詮釋。不錯,越古老的隱喻,越不會過時。送一條圍巾給心儀的男子,永遠得體而端莊。因為圍巾是衣着中最簡樸的一種,不講究剪裁,不論絲、棉、蔴,只一截布料,戴時可以扣一個結,像有點心事的保留;可以交叉搭着,一份不經心的瀟灑,也可以敞開,像五四青年,配一襲長衫,圍巾令人嫵媚,也令人在溫柔中有一股英氣。

如果襯衫是一篇散文,旗袍是一襲長詩,那麼圍巾永遠像一首短歌。在這個世界有什麼比一方布料,能隱含如此豐盛的意義?隨意一披頸肩,就重新發現生命的一個層次。

當歲月荒老,人在江湖,當曾經滄海,往事如煙,在睡房裏,誰沒有儲滿了一抽屜的圍巾?風起的時候,坐在床邊,拉開抽屜,摩挲着叠叠圍巾:這一條,在斯德哥爾摩當交換生時戴過;那一幅,陪他在密切根的樹林裏散過步。曾經湖大似海,鋼鐵的芝加哥祟魅在空中,多少蜃樓矗幾許海市,圍巾繫在頸際,佩在心頭,飄在西風裏,暖在冬陽中,片片秋心,縷縷雪意,當你無意中成為自己的圍巾的藏家,回首前塵,輕撫着那許多圖案和紋理,一條圍巾,一段往事,收在心底,打開衣櫥的抽屜,更深夜永,花落花開,每一條圍巾,風起的時候,都幻化成一朵呼喚你的精靈,你不會忘記,在遙遠的異域,一地荒茫的野火,一天秋涼的寒星。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