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19 皇室大婚,全球盛事

日本海嘯、阿富汗戰爭、金融海嘯,一個亂世,需要仙侶童話的精神慰藉。

說是抽點鴉片止痛,亦無不可。一個國家,對人類有無貢獻,看這種骨節眼:不是靠人口多、廉價勞工製作的產品,而是在關鍵時刻,輸出的是情感、快樂、希望。

很簡單的道理,明白的人不多,包括英國的左翼知識份子,嚕囌多年,說要廢除皇室,行使共和。

真是淺薄無知之見。有悠久文化的國家,才有皇室,法國人兩百年前鑄成大錯,血腥革命,此後經歷了五期共和,修憲十六次,至今仍在實驗着有沒有比共和更好的政體。

英國的皇室危機,在一九三六年,愛德華八世為了一個美國女人棄位,民意有三成六,想乾脆廢皇室,國會投票,只有五席贊成,可見情緒發洩一通,回復了理性。

今天,主張廢皇室的民意只有一成三。而且,不是英國人說廢就廢的,英聯邦十五國,都要答應才行,譬如澳洲要全民公投,加拿大除了法裔的魁北克,其他省都一致同意。英國皇室仍穩如泰山。

君主立憲是最好的制度:權力在民選的首相和議會手中。首相當選,英皇也不必「委任」,而是「邀請」新人到白金漢宮一叙,「邀請」他出任首相。如此文明的制度,君子、理性、公義,世上哪裏找?

威廉太子─以中國文化的說法,是太子,不是什麼王子。

沒有辦法,一樣是庸俗,要崇優,人總要望高處的。

皇室大婚,全球爭看新娘的婚紗,一眾拱月的賓客穿什麼也將成為未來爭相仿效的潮流。

新娘的婚紗,刻意 Dress down,不錯,為了彰顯平民百姓家,國家經濟不景,要保持低調,但有沒有必要簡樸如此過火?

首先是一頭長髮,束成髮髻,一定比任意披垂好。不錯,她平時是這副真本色,但這天畢竟是國家和自己的大日子,蓄歛一點,挽一隻髻,一來向世界展示一點與平常不同的驚喜,二來一頭長髮,頭紗太單薄了,披罩無力,視覺上有點失衡。

除非臉型過於方正,挽髻就不好看,但新娘子雖非杏臉,應該可以一試,找一個精深的髮型師就可以,這一點是敗筆。

脖子沒掛項鍊,也略嫌突兀。不必戴名貴鑽石,珍珠項鍊總是得體的。頸項光禿禿,童話的色彩大減。即使平民婦女結婚,也會戴珍珠項鍊的對不對?這就叫真理的極致再邁一步就變成過火與荒謬。

賓客之中,王儲查理斯的夫人卡美拉反而穿着最好。淺藍米色的套裝裙,一頂帽子恰如其份──是次婚宴,只看女賓的帽子,已成一個專科了,最恐怖的是安德魯王子那一對千金,一個粉紅,一個艷藍,兩頂帽子都像病火雞頂上的一團半爛了的雞冠。

碧咸夫婦也着得好。碧咸的一條灰領帶,配小豎領襯衣,着得隨意,卻配一件燕尾黑西裝,一頂高帽,這是維多利亞末期的頹唐小資產階級風格。碧咸的老婆本來舉止庸俗,上不了桌面,但一頂黑色的六十年代類海軍的黑紗帽,平添了兩分柯德莉夏萍的端莊,補了幾分。

真要選最佳衣着,要在現場。畫面掃過首相金馬倫夫人薩曼莎,獨不戴帽,一條玳瑁藍橫紋裙子,配一條橘色披肩,一對米黃高跟鞋,這才是全場色彩絕配,沒有硬爭鋒頭,也穿出了權力的貴氣。

女人戴帽子,要西方婦女才戴得出氣派,沒得講的;正如旗袍長衫,必是東方娥眉的專長。戴卓爾夫人老了,沒有露面,也是一個會戴帽子的人,如果她在,必是另一個焦點,會怎樣穿,才是這場婚禮一個小小的懸案。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