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31 枕頭

人的一生遇上一個知心伴侶不容易,找到一個貼心的枕頭,更難。

枕頭是人的貼身伴,一天至少八小時。選購一個枕頭,卻總難如意稱心。你會知道一雙腳的尺寸,懂得怎樣買鞋子,其實頭和腳一樣,人的瘦胖高矮也不同,買枕頭,為什麼卻那麼粗心?

日本有一家「睡眠科技研究院」,為人設計枕頭,後枕的厚度,頭顱的方圓,後頸的弧度,電腦仔細量好,化為一組數據,為顧客找出一個能相擁入夢的情人。

因為枕頭畢竟是情感的小舞台。剛失戀回到家裏,把自己向牀上一甩,枕頭是你最先用眼淚傾訴的那個朋友。寂寞的時候,輾轉反側,滿腦海空茫的心事由枕頭來盛載,只有它知道你的憂愁。終於睡着了,你的鬢髮垂在它的柔土上,枕頭像一葉渡船,在睡與醒雲水鴻濛的邊境處解纜,把你渡向烏有的黑甜鄉。難怪女人在閨房裏,長大了,還會在牀上把枕頭摟抱在胸前,她把枕頭當做了半生的夢魂。

選擇枕頭,像相一個男人,是馬虎不得的事業。民國時代的枕頭多用瓷器和漆木,配一牀玲瓏的蚊帳。舊時的枕頭雖然冰硬,但仰睡的時候,枕頭該扁平放,側睡時,枕頭九十度角半豎放着,遷就頸骨轉移的方位。

今天的五星酒店,枕頭這一環最見管理的功夫,多半沒得選擇,只取其圓厚,兩隻叠在一起,把人睡成歪脖子。酒店的枕頭最見外了,雖然枕頭套子新漿方熨過,墊在頸下,最有異鄉為異客的一縷悲情,那麼新鮮的陌生感,無以暖催入夢,更難禪卧成眠,橫嶺側峯。人在千里,總是叫人想起了你。

枕頭再長情,也要三年換一次,視乎怎樣用法,以及用來墊身體哪一部位。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每個枕頭都是一生的一個驛站,它與你同眠結伴,與你共渡黑漓漓的萬水千山,你的夢中人、心裏痛,惡夢的抽象荒誕劇,思念的工筆長卷,黎明前的抽泣,一夜薄荷的風涼,它都默默與你分享,而且保守秘密。但人生有聚也有分離,緣起隨滅,再纏綿也難免要分手,告別一個親愛的枕頭,像告別了前生的自己,半簾羅帳,一地月光。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