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41 戲睡

好看的電影只有一個標準:不會令觀眾打瞌睡。優秀的電影更高一重:不止令觀眾不打瞌睡,還要叫人明明小便很急,就是不敢去廁所。

看《潛行兇間》,編導知道如果觀眾在其中打瞌睡四十秒,睜開眼睛,接下去的內容就全追不上,敢把電影拍成大學三年級的教學講座,而又全球大賣座,只有這一齣。

看話劇時時打瞌睡,即使莎士比亞的暴風雨,或契訶夫的櫻桃園,是寫給從前的人看的。從前歐洲許多觀眾都來自田園,在樹下看著日影,望天上雲卷雲舒,人生的感覺比今天細膩而長久,對於戲劇節奏有不同的要求。

書看到一半,電影沒到中場,人睡過去,作者不知道。在劇院裏看戲,觀眾席上有鼻鼾聲,對臺上的演員,對後臺在窺看的導演,是致命的打擊。特別是星期五夜場。雖然爆滿,但觀眾一星期的忙碌剛完,寫一齣戲,萬萬留意,戲須是為星期五之夜的場子而寫。

美國一位叫伍德勒夫的作家,有一本書,叫「戲劇之必需」,他指出一齣好戲,有兩大藝術:臺下的人,固然要有修養,懂得看( The art of watching);還有,臺上的人,天職就是令觀眾把戲演得值得看( The art of worth-watching)。

不止戲劇,作者說,人間一切與表演沾上邊邊的活動,例如一場婚禮證婚人的講話......

臺下的人打瞌睡,似乎是身為觀眾的失敗,他們沒有觀賞之道,其實是表演者沒有魅力,他們沒有把表演做得有一看的價值。

最近我去了兩場宴會:一場是政團的周年宴,筵開數十席,請了兩個官員粉墨登場,在天橋上唱了一通悶長的大戲。臺上的人咿咿呀呀沒了沒完,喇叭分貝勁高,臺下賓客五湖四海的敍舊,扯大嗓門交談。唱戲的若無其事唱,該看戲的也若無其事的不予理睬,各自熱鬧,真是一個非常 Chinese 的文化場合。

另一個是丹麥的一家藥廠,招待香港的醫生精英,自助晚宴,有魔術表演。年輕的魔術師赤手空拳,在空中變出半打彩色的棍子,玩特異功能,把觀眾口袋裏的一張鈔票變走,再讓他隨意抽出的一隻檸檬裏重現,臺下如雷掌聲。

賣藝,寫作,奏樂,排戲,演說,教書,出一張報紙,都要 worth watching,中國式的政治,情節對白不斷重複,從嶽飛文天祥到秦檜李鴻章,人物也重複不斷。臺上的人灑熱血,臺下觀眾自顧飲食喧嘩,就這樣,你在人聲喧嚷中,嘿,硬是睡著了。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