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58 詩和音樂

  宋人黃庭堅書法賣得三億九千萬元,投得者當是中國暴發大款無異。

  值不值這許多,暫作別論,雖塘水滾塘魚的自我炒作,把價錢搶高了,也好。貴了,藏家就懂得珍惜,今世買得起近四億元書法古董的中國人,在美國加州一定有豪宅莊園,及早把真蹟運到西方藏起來,

  黃庭堅是蘇東坡的學生,也是一位才子。蘇黃一度並列,黃庭堅的詩詞許多不比蘇東坡差,而且比蘇軾調皮。像莫劄特和海頓,同世出現,後人多褒獎莫劄特而忽略了海頓,海頓才是「交響樂之父」,像黃庭堅是江西派的始祖。

  黃庭堅有一天收到朋友送來五十枝水仙花,即興作詩,有句:「坐對真成花被惱,出門一笑大江橫」。收到水仙花為禮,心境欣喜,本來恬淡,本來好好看著花的靜態,忽然「出門一笑大江橫」,上下句像完全無關,嚇人一跳,花與大江,是視覺大小的對比;惱和笑,是情感的對比,轉折出乎常人意料之外。

  這樣的創意,出人意表,就是 Surprise,以小撐大,忽然出現巨大的張力,像大 衞連的《沙漠梟雄》的鏡頭跳接:阿拉伯的勞倫斯吹滅一枝火柴,下接廣大的沙漠,一輪紅日,在地平線上昇起。火柴之燄,與太陽到底還有光和熱的共性,但從「坐對真成花被惱」,跳到「出門一笑大江橫」,兩者卻全無聯繫。如此震撼,即為蘇東坡作品所無。

  海頓也喜歡在音樂裏捉弄聽眾,有一首交響曲,就叫做 Surprise Symphony,海頓故意佈置了幾個假的結局,緩慢而低沈,聽眾以為是尾聲,準備鼓掌捧場,忽然節奏加重加快,把人嚇一跳。

  海頓運氣不好,夾在巴哈和莫劄特之間,光芒被人蓋過。黃庭堅也一樣,腦筋轉得快,性格機伶,還有許多情感作品,歷代的文人看了皺眉,打入冷宮。

  留下一張墨寶。今世中國,凡事要打個三折,先假設是偽冒,一定不會錯。三億九千萬?呵呵,記住運到美國,與綠卡長藏,即使將來毀於加州地震,至少是天意。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