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60 粵語古典

  粵語有很豐富的歷史、地理、人文典故,粵語也有很詭異的幽默感。有時典故與幽默混雜一起,北方人來到廣東,更難明白。如果中國沒有了粵語和閩語這兩大方言,中國三千年文化,不誇張的說,就塌陷了一半。

  廣府話典故豐富。譬如醫死人的冒牌大夫,粵語叫「黃綠醫生」。黃綠,一般以為是顏色,冒牌的醫生,無端端為何扯上黃與綠這兩大顏色?是他們的招牌還是服飾呢?其中必有因由。

  原來是誤傳。「黃綠」應為「黃六」之訛誤。相傳反賊黃巢,共兄弟六人,黃巢排行最小的第六。黃巢這個人奸詐,千年傳下來,「黃六」就是騙子之意。

  你看,北方還有哪種方言,保存如此久遠的記憶典故?只有廣州話。歷史人物,隨時入俗,像「陸雲廷睇相」,就是民國之後的演變。陸雲廷是廣西軍閥,跑到廣州來做官,他聽說有一個算命先生很準確,就化了裝,上街光顧。算命先生不識泰山,把他羞辱了一番。此事本來是街頭小道八卦,陸雲廷本人,是不會把自己的糗事傳播的,一定是那位算命先生識別了來者身份,故意裝蒜,欺負外省人,羞辱了人家之後又到處講,乃有「陸雲廷睇相:唔衰攞來衰」的歇後語。十個字,用北方話根本說不清。

  還有一個人物典故:「麻×煩,何非凡」,就更寃了。何非凡是粵劇名老倌,臺上還演武生,身段靈巧,一點也不呆笨。「麻×煩,何非凡」,是罵人嚕囌、拖泥帶水、遲鈍,難道何非凡先生集此等討厭陋習於一身?當然不是,只貪圖他老兄的名字的韻腳方便,像「煩過梵蒂岡」。

  梵蒂岡遠在羅馬,倒無所謂,何非凡的名字,無端與一句罵人的粗話千秋萬世綑綁,可慘了,其子孫後世,有點擡不起頭。這是廣州話刻薄幽默,嘻哈絕倒,舉世無雙。

  廣州人不滿用所謂「普通話」排擠廣府話,廣東人,說粵語,天公地道。廣東人不是日本人,不是英國人,是人種純淨的華人,廣州話,也是中國話的一種。

  廣東一向是魚米鄉,廣東菜清淡精緻,花樣繁多。廣州話保存宋代的詞彙發音,歷史考證,比他古遠。廣東嶺南派的水墨,令中國畫弘揚海外。廣東華僑在南洋生意做得好。凡此種種,總之你比他好,廣州話令人眼紅,因為北方人的語言,他們不明白廣府話的一些層次細膩的情感─譬如。

  廣州話裏,「折墮」這個形容詞。什麼叫折墮?一個富家小孩,浪費米糧,吃飯剩半碗,長輩會駡他折墮。同時,一個富豪破了產,淪為勞工,旁觀者也覺得他折墮。廣東話的折墮,意思是:「在風光時高高在上,不會積陰德,權力使盡,有一天,福盡運轉,淪為地上任人踐踏的泥巴。」只兩個字,要這樣才解釋清楚。折墮隱隱有宿命果報之意。廣東人的宿命觀很含蓄,因為順德番禺、佛山南海一帶,水田阡陌,富庶一片,「折墮」隱含的宿命觀,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是廣東人在這樣的地理環境,於一株榕樹下,提著一把扇子,悠然旁觀世態而泛生的細膩的哀思。折墮這個名詞,本身就有廣東人食海鮮清蒸的味道,講精緻的口感。

  北京人和上海人,都沒有廣州人這一份通達,折墮一詞,譯為英文, suffering已太嫌粗糙,而且只得其中一義,不得其餘。廣東人不說「瓶子」,說「樽」,在宋詞裏:「暫停征棹,聊共引離樽」。在 IT世代,用 iPhone傳訊,當然是一個「樽」字比「瓶子」省事。

  廣府話是中國文化,誰想排斥滅絕粵語的,不管什麼理由,就是中華民族的公敵。學說國語,應該,但不容以什麼「普通話」取代廣府話。

  瑞士人都可以同時說法語和德語,不用一樣取代另一種。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