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287 反英雄

武俠小說,以金庸鹿鼎記為顛峰,西方歌劇,以莫札特的唐璜為最善。

唐璜與鹿鼎記一樣,首先以「反英雄」( Anti-hero)為主角,石破天驚,前無古人。

唐璜其實只是一個採花大賊,但今世已把他尊為情聖,就是原於莫札特之故,莫札特以樂神的大手筆,卻把一則十七世紀的民間傳說,塑造成一個忠於自己,顛狂無畏,自由奔放的人物,隱隱呼應了即將到來的大革命的潮流,完全是一個意外。

唐璜也是一齣無法「定性」的作品,即使莫札特自己為之附加標題「詼諧」,但還是無法判斷究竟是喜劇還是悲劇。除了悲喜不分,還加上驚慄恐怖的色彩,一開幕,唐璜就錯手殺了人,單刀直入,氣氛急轉直下,女人的一串悲啼,令觀眾誤以為是悲劇,一轉身,巧遇舊情人,氣氛尷尬,場面滑稽,以幽默包裝,無情挖苦,最後還流露一絲悲憫,人生情感的戲劇,只一曲寫畢,莫札特之外,再無第二人。

最優秀的作品,必定是一個無窮的矛盾,可以是最富深情,同時也最無情,像唐璜,唐璜瘋狂追逐女人,看似與一般富豪無異,其實卻窮有生之精力,不問老幼美醜,一網打盡,雨露均霑,表面是惡棍,本質卻是菩薩。唐璜殺人、講大話,貪威好勝,精於諉過於人,金蟬脫殼,偏偏又魅力四射,似有點石成金之力,只要有他在,整個世界都充滿活力,難怪最後他一下地獄,剩下的人都頓失所依,失去光彩。唐璜已經不止是一個人物,而是一道 Force,像火山的熔岩、天邊的激光、海面的颶風,富於破壞力,但也是創造萬物的來源,這是生命最奧妙之處,莫札特之偉大天才,不在於五歲就能作曲的奇特,而是勘破天機的睿智。

金庸家學淵源,讀通歷史,閱歷滄桑,又是企業家,文武雙全,能把一卷鹿鼎記寫成一則終極的人性寓言,很合理;但莫札特絕非飽學之士,年紀輕輕,才三十二歲就寫出了《唐璜》,他對人性的洞測,從何而來?一直是西方文藝界研究的一道謎題。

聽過《唐璜》,再聽其他歌劇,雖然也滋味千般,但畢竟站在最高峯上俯瞰過整個人間,總覺有點蒼茫。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