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304 英雄和狗熊

為一位偉大領袖及其所謂的歷史貢獻,拍傳記電視電影,以中國人社會的奴才文化,必定神化金漆,歌功頌德,皇帝天縱英明,一定是大英雄和聖人。

西方經過文藝復興,沒有中國人那種偶像燒香崇拜學。電影講邱吉爾的人物傳記,取出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後的一段,強調邱吉爾先是一個凡人,有情緒的偏執,還有失意的焦慮。此一敍事的傳統,來自聖經。即使耶穌要釘十字架,但也有動搖和軟弱的時候,手持一杯苦酒,向上帝告解:我不想死,可不可以免於十字架的劫難?

英國現代電視劇「皇冠錄」(The Crown),講述英女王登基之後英國王室隨着帝國的衰落走向日暮黃昏。必須忠於事實:英女王是一個平凡的女性,坐上寶座,是對國家的服務,有一份獨特的責任要履行。這樣的文化大前提,不需要太監宮女前呼後擁;不需要文武百官下跪山呼萬歲,拍出來的電視劇,不但有人性,還有一份甘醇雋永的文化特色。

其中英女王接待來訪的甘迺迪夫人一場,兩個權貴的女性相遇,有文化差異,也有階級障礙。英女王當初對積琪琳有一點疑懼,相遇之後,發覺這位美國第一夫人很善良,於是放下了戒心,彼此交談投契,幾乎可以做好朋友。

但很快英女王知道積琪琳在背後說自己的壞話,而且語言刻薄,充滿的偏見。英女王內心憤怒而悲傷,礙於國體和身份,如何將這一份情感壓抑下來,很體面地面對世界,這情感的幾重轉折,全部是好戲。
瑪嘉烈公主是一個很麻煩的人。生活放蕩,戀上有婦之夫。瑪嘉烈對英女王說:我是一個天生叛逆的人。英女王即刻駁斥:你有什麼資格說叛逆?若你真的叛逆,你應該先放棄皇室所有的特權和尊銜,做一個平民。

這一段戲,編劇有春秋之筆:也暗批戴安娜,又想生活自由,又要王妃的光環。貝理雅尊稱其「人民王妃」(People's Princess),模糊了社會階級的界線。今日的小王子哈利,娶一個美國三流女明星,好像很所謂的親民,其實不顧體統。皇室如果沒有體統,則皇室不如廢除。

一部宮廷戲,人家是這樣拍的,反而有紅樓夢細水長流之中見榮辱興衰的大手筆。在這個世界,電視劇有高低端,皇室宮廷也有高低端,文化和人口,當然也有。

講偉大的人物,西方着重講他平凡之處,而不是明明一個大流氓,卻要講他如何神聖。此一是非黑白基本的區別,注定了世界上移民人口的足跡,只有一個方向,從這一端,到那一頭,有如候鳥避寒,必定由北向南,去溫暖的地方。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