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324 饒了紅衣主教吧

饒宗頤先生身後,有「饒學」之說。饒宗頤先生是一部百科,知識豐博,今人不可能有這樣的聰敏與機緣。與其「饒學」,不如「學饒」。

「學饒」,就是學饒先生尋索的心法。這就簡單了,因為「學饒」只有兩字,就是「比較」。老先生說:「古代和近代,中國和外國,有相同的地方,可以聯想比較,不但求同,而且求異,以聯想打開視野,使之與萬界萬物相連,從簡到繁、從繁到簡。」

全球化之下,中外資訊交融,聯想比較之下,即可以「學饒」的脈絡,分辨正惑各說。

饒宗頤學佛,覺得只懂中文不夠,還要鑽研梵文,曾旅居印度。這位蘇龍多不懂中文,只官式招待去過中國訪問,回來即認定中國是實質的天主教國家,可謂離奇。

但更滑稽之處,是這位白人主教說:「中國人的中心價值,是工作、工作、工作」(Work, work, work),意即優於今日社會福利縱容下的西方社會之懶惰。

這句話,以饒宗頤的學研風格,要先抓住「工作」(Work)一詞,以中西社會文化比較。

西詞之「工作」,此處指「勞動」(Labour),在工業革命之後,大有社會階級性。「工作」有兩大性質:無產階級列寧主義的「工人階級」性質,認為「工作」是資本主義生產力壓榨勞動人民的手段。

中文一個「工」字,並無階級性:工欲善其事、巧奪天工,在中國社會的倫理中,工農本來就與地主相處,天人和諧。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