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383 委內瑞拉發生了甚麼事?

南美洲的石油國家委內瑞拉發生了甚麼事?

今年通脹率料累積至百分之一萬三千,全國物價每 26 日增加一倍。餐廳的侍應不收現金小費,寧願給顧客自己的銀行資料,叫顧客直接轉賬由銀行過戶。

委內瑞拉本來盛產石油,但以為「靠山吃山,靠油吃油」,全國出口外匯收入來源,有九成五是靠石油出口。

20 年來油價最高每桶 145 美元,2016 年低至 27 元。美國和阿拉伯石油輸出國控制油價,一石二鳥,北打擊俄羅斯經濟,南則懲罰反美最烈的委內瑞拉,廣見成效。

一旦石油價格下降,委內瑞拉全國的美元外匯收入大減,用美元結算出入口,購買外國產品的能力大為下降,這是通脹的主要導火線。

但委內瑞拉實行迹近古巴的激進社會主義制度,才是國家的真正死因。

自從 2014 年,油價即逐步下降,委內瑞拉的外匯儲存就逐步減少。4 年以來,已經有 230 萬委內瑞拉人離開國家移民外地,包括移民家鄉西班牙近 21 萬,移民美國 29 萬,移民巴西 3.5 萬,秘魯 2.6 萬,逃往智利也竟然有 12 萬人。巴西為應付大量的委內瑞拉逃亡入境者,一度宣佈進入緊急狀態。

收容委內瑞拉「經濟難民」最多的國家,是鄰近的哥倫比亞,竟然收容了委內瑞拉 60 萬人口,成為西半球移民人潮最強勁的國家。

出走的國民,許多是 50 年代由西班牙移民來的後裔,逃亡其中一個理由是無法負擔得起醫療。一旦生病或接受手術,開支天文數字。全國也時時停電停水,醫院也大受影響,企業紛紛撤出。

今日的困局,是查韋斯留下的後遺症。繼任人馬杜羅,向全國施行鐵腕政策,採取與古巴相似的特務情報機構,捕捉異見分子,嚴格控制傳媒,不准發出反政府的言論。

另一方面,逃出去的委內瑞拉人,因為屬於有錢或中產,遭到財政上未能出逃的委內瑞拉本國人的仇怨,國民出現分化,留在國內的人,實際上在捱餓,可以說是窮得筋疲力盡,連組織反抗政府的示威也沒有能量了。類似中東的敍利亞:出路只有能逃即逃,移民出國。

查韋斯 1999 年上台,外交強烈反美,以為坐擁石油儲備,可以成為強國,實現社會主義理想。當年石油收入豐厚,極度反美的查韋斯勝利衝昏頭腦,妙想天開想做南美洲霸主,自以為很厲害地擁石油而向美國叫陣,並將全國社會主義化,大企業收歸國有,國家補貼教育、醫療、公共開支,一時西方自由知識分子欣喜旁觀,認為委內瑞拉提供了美國華爾街資本主義之外的另一個答案。華文媒體的評論,一度也敲邊鼓著大加讚賞。

查韋斯定下麵粉、食油、廁紙等日常生活用品的價格上限。一連串民生產品企業,在查韋斯的社會主義政策下,本來 500 家大企業成為國營,今日大部分虧本。價格定上限,生產商無利可圖,只有紛紛關門,或撤出委內瑞拉。

這樣一來,查韋斯又下令外匯管制。2003 年外匯管制政策令美元和外幣的黑市交易大為通行。國內的人兌換外幣,要經過國家控制的銀行。只有向政府出示「相關證明」,例如做農作物的入口生意,才可以換購美元。但查韋斯又將美元兌本國貨幣的匯率上限定死。

美元匯率定死,美元收入有限,外匯管制美元兌玻利維亞一時在黑市中盛行。查韋斯將委內瑞拉建設成一個準共產社會,自己卻患癌症死了。繼任人馬杜羅繼續奉行石油經濟政策,不知轉型,淪為今日的局面。國民生產總值減縮,負債 1,400 億美元,隨着石油價格疲弱,委內瑞拉政府外匯儲備只有 100 億美元。

委內瑞拉全國國民,4 分之 3 去年因為食物不足而減磅,去年每人平均輕了 19 磅。若想減肥,移民委內瑞拉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如此喊窮,全球這個時候,只能有一個國家做救世主,就是中國。2014 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訪問委內瑞拉。四年來中國向委內瑞拉提供了超過 600 億美元貸款,指明大部分要用石油來償還。這筆貸款如何花用,委內瑞拉政府並無公佈詳情。

此外,委內瑞拉政府又答應,每年向中國開放價值 60 億美元的市場,讓中國熱錢進入,參與基建投資、購買消費品。每當油價下跌,中國還答應定期向委內瑞拉注資 20 億至 50 億美元,補償委內瑞拉的外匯收入損失。

但這一切錢銀交易,委內瑞拉未經國會批准。國會的反對黨認為國家不可能償還,會瀕臨破產。而近年石油價格不斷下挫,中國又並無繳付必要的 20 到 50 億美元的包底注資。

委內瑞拉向聯合國尋求援助,急需價值 80 億美元的糧食和醫療用品。馬杜羅不理會人民死活,聯合國也無法張羅。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