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403 悼周亦卿先生

周亦卿先生是民國滬上那一代過來的商賈,他的太太來自日本貴族門庭,禮數雍餘,好客言歡,卻又以誠待友,精業樂勤之餘又熱愛生活。與周先生在他的公舘聚膳,廳堂的燈花,一桌淮揚小宴,一眾同鄉的一口上海話,柚木地板映照着白牆壁,像喚回民國二十五年的愚園路公舘裏虞洽卿和朱葆三的風情,只缺了一場崑曲的堂會,而且隱約聽到遠方的炮火聲。

沒有堂會,因為周先生雖有五分寧波的三江流韻,畢竟有三分是武人的精謹,餘下兩分,蘊含太太那一邊東瀛庭園的清芬。他律己甚嚴,行而莊雅,坐必端直,得自早年臺灣鳳山空軍學校的培訓。余生也晚,卻先生不嫌鄙,得以隔代攀交,蒙他待我如半個清客。我偶爾向他詢論以前榮德生綁票案,他當時年小,亦有所聞。我問他凱司令咖啡店的奶油蛋糕比起六十年代連卡佛地庫美心餐室何如,他樂而講述他知道的童年滬上。由於日本文明之勝,說到民國三十八年,一眾南渡的衣冠,一時舊國青山,由笑語而皆默然。我恭賀他幸而在陳毅帶兵進上海之前就及時買棹東遷,大半生得此一位觀音般的賢夫人拱佑,兒女滿室各有所成,真是福蔭。

有一次他邀我同遊寧波,向東道主要求去奉化一謁蔣先生的故居。我明白他的隱意,更也樂得同往。那天在武嶺之麓,溪口渡頭,周先生與我共踏一脈蒼山碧水,復又轉訪幽禁過張學良的雪竇寺,也是蔣先生離開大陸前拄杖回顧的最後一片樓影幽青。

先生欣賞茶道,每有高士由扶桑來,必在府第呼賓聚朋,煎焙與享。他時時講飛行術如何與創業營商同道,我仔細聆聽,只嘆即少年歷練,也無緣像他那樣有如此豐盛的上半生。

先生本來老健,腦筋清晰,亦重養生之道,交誼之趣,又很體察後輩,商心之外別有俠懷感思。他去邵逸夫的喪禮歸來,說起故人不無唏噓,我說先生也壽永百齡,當無懸念,哪知道不久他即病倒,而且不輕。其千金來電,說爸爸前幾天剛聽過Louis Armstrong的What A Wonderful World,即在家中安然而逝,令人黯然而淡然感慰。

秋水長天,此生不憾,周先生也走過了一程很奇妙的征途。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