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451 性騷擾淪為政治武器

總統特朗普提名卡瓦諾法官接替退休的最高法院大法官,因政敵打「性騷擾」牌,任命一再受阻。

卡瓦諾進入候選名單的時候,已經通過放大鏡一樣的徹查,但「反特派」不會善罷甘休,雞蛋裏挑骨頭,終於找到一個姓福特的女教授,聲稱三十六年前在一個中學同學聚會上,當年十七歲的卡瓦諾曾對女教授有所「性騷擾」,由於卡瓦諾當時喝醉酒,事態未有惡化。不過,女教授點名的四位證人包括其多年好友,全部否認,沒有一個人撐場。女教授本人也聲稱不記得具體時間和地址,並以自己害怕坐飛機為理由,一再拒絕出席聽證會作證,只一面倒要求聯邦調查局就其口講無憑的疑案開始調查。

政治利益當前,原則和榮譽都是浮雲,卡瓦諾上台,則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增至五人,佔多數席。大法官是終身制,眼看未來數十年內都無「反枱」可能,當然要殊死掙扎。

福特尚未出席作證,一計未成一計又起,又有一個女人跳出來指控「涉嫌性騷擾」:也是發生在三十多年前,是在高中時代喝醉酒的聚會上。兩單指控都非常巧合的,發生在未成年時代,都是喝醉酒情況下,即受害者可能醉酒而記憶模糊,預先戴好頭盔。

從另一個角度反觀,證明卡瓦諾在十八歲成年以後,三十六年裏居然都無一絲行差踏錯,找不到漏洞,令人恨得牙癢了。

當「性騷擾」變成政治武器,副作用是不免淪為「狼來了」的口號,而真正受到性騷擾甚至侵犯的受害人,很有可能遭到質疑甚至輕視。但是,在「反川派」的抵抗運動中,這些受害人都是可以犧牲的附帶損害而已。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