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457 歐洲軍之夢

歐洲紀念第一次世界大戰終結一百年,法國總統馬克龍呼籲各國提防民族主義(或稱國民主義,nationalism),稱民族主義是對愛國主義的背叛——明顯是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主張美國優先,以及自稱民族主義者的回擊。

法國人特別擅長理論,但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是兩個概念,不可混為一談;民族主義何以見得是對愛國主義的背叛?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英國堅持孤身作戰,沒有跟隨法國等投降,到底是愛國還是仇外?大導演路蘭的電影《鄧寇克大行動》描述英國老船長駕小艇往法國海岸,援救等候撤退的英軍,鏡頭多次拍到多佛的白色海岸以及英國國旗在海上飄揚,算不算歌頌民族主義?

中華民國面對日本入侵,國軍將士奮起衞國,比起清末的時候所謂「老百姓」旁觀清兵和洋軍開戰,難道不是民族的覺醒和進步?民族主義的愛國者如甘地、曼德拉,都公認是偉人,特朗普愛國卻淪為壞蛋——雙重標準,果然是典型的精英思維。

馬克龍一邊批判民族主義,一邊又倡議建立「歐洲軍」,不但有點搞笑,還從根本上暴露出對人性的蔑視:保衞家園本來是人性本能,否則兩次世界大戰,何來數以千萬計的人甘願上前線當砲灰?

今天的西歐國門大開,不顧本國國民安危,迎接包括恐怖份子在內的所謂「難民」,放棄文化傳統,反對東歐等國堅拒難民,主張自保的「民族主義」,如此內部分裂,又能憑甚麼宗旨聯合成立軍隊?如果連自保的決心和意識也欠缺,軍隊又能派甚麼用?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