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光明頂:首頁陶傑文章 545 世界數據戰爭開始了

19 世紀英法殖民美國總統杜林普角逐連任,而且還大有信心。

因為對於杜林普、幕後的共和黨及其競選團體,上一次運用網絡大數據,擊敗民主黨希拉莉,已經卓有經驗。

美國總統大選,上屆為何爆冷?英國退歐公投又為何結果令前首相卡梅倫無法估計?

因為世界早就進入大數據時代,從政的許多人,對此還茫然無所知。

兩年前共和黨以杜林普出選而爆冷,關鍵是在網絡之上,將潛在的選民而近年沒有投票的,重新找出來。

先在 Facebook 上搜集資料。例如:若在美國中西部有一個人,他在面書上展示個人檔案,二十年前大學畢業,他的嗜好是收集和砌玩舊汽車模型。

在面書上他吸引了一大群志趣相同的「朋友」,並交流製造汽車模型和收集玩具的心得。他的汽車模型嗜好,原來是 5、60 年代美國製造的汽車,今日紛紛停產。

此一 Facebook 資料,若通過一家總部設在英國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的專業收集,而這家機構的股東或董事,與美國總統大選團隊的其中一人如班農合作,即可以將這個面書主人召喚出來,雖然二十年來他沒有投過票。

如何召喚?進入他的網絡,向他發送訊息。「為甚麼美國汽車工業衰亡?」「汽車懷舊文化二三事」、進而「如何振興美國汽車業的舊夢?」向他發出許多相關問題,由面書進而聯絡群組,再由幕後勢力不斷用類似的問題轟炸,直擊其潛意識的價值觀世界。

一年之前,得到這種資料,再集中火力,由面書和網絡展開心戰,不但將這個潛在的選民叫出來,還有一大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或 Likes,催眠一樣,驅使其前往投票。

英國的退歐公投之所以留歐派失利,是沒有做這步功夫。

譬如在面書上,有一個金融才俊,他的嗜好是滑雪和潛水,而且也因此而召集了一大群「朋友」。滑雪要在阿爾卑斯山,潛水要去加勒比海。他畢業於倫敦大學,但他對政治冷淡。

退歐公投的前夕,前首相卡梅倫需要他這一票。因為若英國脫離歐洲,潛水和滑雪等活動會令這個消費者在生活上更不方便,但同時他卻懶於投票,怎麼辦?要在面書上找到他平時網絡的群組,展開心戰。

群組裡有一百幾十人,全部是志同道合之輩。得到這個人也同時影響一百幾十人。「英國一旦脫歐,從此去歐洲滑雪就要申請簽證」,這句話可以在與這個選民有關的所有網站傳播,製造疑慮和恐慌。

美國的民主黨人,包括奧巴馬與希拉莉對於收集機密意識鬆懈,連國家大事也可以在自己的私人電郵暢所欲言,而遭到俄羅斯等國家的掌控,以所謂自由主義為思想的政黨,天生不擅長控制個人資料數據和組織思想行為。

杜林普的總統之爭,幕後的班農團隊,玩這一套更為得心應手 。

當美國民主黨還在沉迷於街頭民意訪問、依賴各大報紙做問卷調查,班農的團隊已經進入 21 世紀。民主黨自命科技年輕精英的代表,卻對於他們自己所處的時代優勢,一無所知,不懂得將數據科技用在政治上,只知道玩樂、交友、networking、享受。

民主黨輸的是心態,而且輸給一個所謂保守的杜林普,覺得他代表了「老餅」的勢力,其實是杜林普團隊運用大數據科技,比這些精英還年輕。

用手機網絡進入 5G 時代,可以用捷徑趕上。譬如,當「劍橋分析」那一類的數據專業分析機構,英美和西方國家以後的大選,結果又會如何?

美國的所謂右翼,已擁有經驗,自然也不容許控制數據。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 備案編號:4419003004883 備案序號:粵ICP備10089552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