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601 享受自然


狄卡比奧在奧斯卡頒獎禮上呼籲關注全球暖化危機,電影《復仇勇者》要拍雪景,幾乎走到天盡頭才找得到。

氣候暖化之說,一度遭到嘲笑:看,天氣愈來愈冷,怎麼可能是暖化?近年終於愈來愈多人清醒:香港的夏天再也沒有自然涼風,整個城市蒸裹在一層驅之不散的暑熱當中;中國的北方,冬日無盡陰沉,透不進一絲陽光,霧霾裏的城市,只見鬼影幢幢。

當全球七十億人都過上工業化的生活,環境污染是必然代價:每一天全球有不計其數的廚餘、廢料、垃圾掩埋入土,糞便、殘渣傾瀉入海,加上空氣中的碳排放,環境代價要麼轉嫁到其他國家(只可能是落後的第三世界),要麼先透支子孫後代。

本來,這個世界不必如此單一雷同,不是所有人都要過喝香檳、買名牌、乘遊艇、開快車式的生活,不丹國王添丁滿月,不放煙花,而是全國種樹十萬八千顆:這個數字有佛教深意,一百零八種煩惱,一百零八響鐘聲,路遙十萬八千里,不丹沒有錢,也可以活得快樂,這才是「多元」的真正意義。

日本也有獨特的生活美學。日本的服飾、家居、器具,並不講究奢華,而是追求整潔:地板光亮可鑑、庭院佈局簡潔,紙窗、小几、草蓆,一概崇尚素雅。日本皇室自古並非權力核心,從無盡享天下,作威作福的傳統,天皇不穿龍袍,皇后也不穿金戴銀,明治天皇變革,帶頭節儉,鉛筆都用剩筆頭才完。

日本的飲食也無烈火烹油之盛,而是精緻、清雅,用海鮮、蔬果的自然色彩,搭配成視覺的盛宴。日本的昭和養生術,食材以自然果實為主:海藻、牛篣、芝麻、紫蘇、甘藍、納豆、芋頭、冬瓜、銀杏、秋葵——這一切蔬果名字。因為昭和時代正值戰爭,物質匱乏,但大自然有所恩賜,簡樸就有活路,凡有饑荒必是人禍。

人類天生是地球的天敵,人類生活需求的一切,都與自然相反,現代文明的方便、舒適,一概以殘害自然為前提:一個外賣咖啡杯的杯蓋,埋在地裏五十年才能分解;一張曲奇餅包裝紙,要兩百年才能消失;一支膠樽四百五十年;還有不計其數的廢物,直到人類滅種的一天,也不會消失。

從十九世紀中開始,人類過了將近兩百年的工業文明,消耗的資源超過人類文明史以來的總和,地球也從來沒有負擔過這麼多人口,這個世紀的頭等大事,很明顯,不是甚麼世界和平,天下太平對地球並無好處,人類只會繼續無節制消耗浪費。

當第三世界新興的中產,一窩蜂追求美國式的生活,紛紛以車代步,最終在塞車、繳費中消耗人生的時候,北歐文明卻開始拋棄依賴汽車的生活方式,鼓勵人人踩單車,挪威的奧斯陸,最快在三年後市區永久「禁車」。

這才稱得上Change了:「發展」不是一條單程路,有錢不一定「生活富足」。人人都低頭玩手機上網,因為窗外已經沒有綠樹春花的美景;大啖野味,魚翅漱口的人,當然沒有福氣欣賞蔬果的清甜,也不可能領略一條巨鯨躍出水面的壯觀,生命的豐富廣博,對他們來說,太難理解了。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