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605 語言粗鄙 自食其果


語言是思想的媒體,直接反映生活方式與思想內涵,正如今天的中文——不,漢語,大量採用粗鄙詞彙,也不無道理。

今天的漢語當中,由網絡民間創造的詞語,譬如「逗比」、「屌絲」、「牛B」、「卧槽」、「小鮮肉」、「草泥馬」之類,大量登堂入室,為媒體和課堂公然採用,不論教授、專家、名嘴、明星、男女老少,都掛在嘴上,說出來面不紅心不跳。

粗言穢語是人類疏通惡劣情緒的渠道,可稱「語言排洩物」,日常詛咒,脫口而出,也算人之常情。使用粗言穢語來反抗常規,蔑視正當,可以是文學手法,以收驚世駭俗之效,但只能是偶一為之。

如果整個社會都「大鳴大放」使用粗言穢語,證明這個社會已經沒有合理、正當的常規,面對一切的扭曲與不公,只能用語言的放肆來發洩而已。

中國流行語的特點是直白粗野,大膽靈活納入髒字,毫無遮掩。要論粗口髒字,廣東話當稱一絕,但是廣東話的粗口,至少在日常書寫和傳媒當中,尚未有任何「坐正」的趨勢,即使玩弄諧音,也沒有像這類流行語之感染力,大殺四方,望風披靡。

這些流行語的現象,表面是一種反叛情緒:語言的虛無、僵硬、刻板、死氣沉沉,完全排斥個人感受和自我表達;相對的,日常生活的粗言穢語,就變成了活力的象徵,叫做「接地氣」、「有人味」、「說人話」。

因此,許多離地的一族,也覺得有必要使用這種語言,顯示自己親民、草根、有個性、有活力,「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這種心理,即使在今天的西方社會,也甚有市場,出身上流社會的政客、明星,也偶爾用俗語和俚語,討得民意歡心。

英國小說家奧威爾說:「如果思想可以敗壞語言,語言也同樣可以敗壞思想。」今天的「屌絲」、「牛B」,與「滾他媽的蛋」如出一轍。今天竟然呼籲要管制這種「群眾語言」,使用優雅中文,豈不好笑?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