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634 人在天涯


在橫濱上船之前,先在東京的藥房買了幾包口罩,向日本店員一再驗明正身,確保日本製造。日本店員笑嘻嘻的包裝好,一切盡在不言中。

郵輪出發前,WiFi在港口還收到,華文訊息、藍色群組、圖片頻道滿天飛。

核實清楚,知道沒有發生政變,才放心登船。

開船的時候,最新消息是武漢封城。我也關了機。全球化的網絡世代,一出現負能量,即遠近弗屆。

船長宣布歡迎訊息,在防火演習之後,第一個節目,有匈牙利的小提琴家在大廳演奏。我丟下行李,即刻趕去聆聽。

一般來說,在郵輪演奏的音樂師都不是名家。但這位樂師奏完一首「巴卡羅」(Barcarolle),又來一首卡門選段;然後改奏「冥想曲」(Meditation),再來一首「威廉泰爾」,一靜一動,陰陽有間。船上的日本遊客聽得入神而慟。

由於「鑽石公主」號以中產客為主,與上次搭過的「瑪麗皇后」號不同。圖書館比較小,但不要緊,上船來不是為了修讀一個課程。時值冬天,甲板風涼,畢竟是冬日。

船一出橫濱,立時天空海闊。我想起一百五十年前佩里船長進來,激發明治維新,然後是東鄉平八郎出去。秋瑾、曼殊、魯迅,都披着一衣的暮色,在此處上岸。而一百年前的天津上海,與橫濱是如何的一衣帶水,這邊的浪人,會為那一頭戊戌維新的志士好友殉難,買醉而歌曲哀悼。

但一百年後,徹底的分道揚鑣,發生了什麼事,不必細說。船的下站是鹿兒島,西鄉隆盛和島津齊彬的故鄉。我沒有再開手機,滿懷期待,忽覺平靜的海洋歲月安穩,人生至此,和寧簡樸,終究就叫幸福。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