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728 達爾文定律

後瘟疫時代,優生學肯定復興,比起什麼性別研究,優生學關係人類存亡,實為當務之急。

不同的民族,有不同的歷史背景,加上地理環境,千百年來產生不同的習俗。習俗與文化,影響了一個民族的思維方式。思維方式不同,造就了不同的民族智商。

譬如華人經商,天生的智商高。福建廣東沿海的華人,200年前,沒有大學學位,許多中學未畢業,但飄洋過海,去到檀香山、南洋,資源物產豐富的地方,面對一群土著,華人雖處身孤獨的環境,但只要上面沒有一個愚昧的皇帝指指點點,華人的做生意天才,即刻噴薄式發揮,很快成為當地首富。

當地土著營商智商普遍低,因為沒有辛勤工作致富的那種慾望。華人不同:華人經歷千百年的饑荒和戰亂,恐懼飢餓與死於非命,保得住自己這代,又憂慮下一代。離鄉別井,更加上遇到搶掠和綁票的風險。達爾文定律,在香港和中國人社會的野貓和麻雀,對走近的兒童充滿高度警覺性,北歐和美洲的小動物,對四周並無戒心,這就是達爾文定律造就的基因。

在自然界,機靈、狡獪、奸詐、兇殘的動物,處於生物鏈的上游:如狼和鱷魚。善良而純真的如兔子和羚羊,在生物鏈的低端,後者供前者掠食,因為都是動物畜生,無所謂劣幣驅逐良幣,各類動物的繁殖能力,大自然為生物鏈的供求結構,提供某種平衡。但是人不同。大媽街頭的扭秧歌,與柏林交響樂團一夕的巴赫音樂選段演奏會,於人之心靈、品味、意境,絕對有優劣高低之分別。因為人類有一個名詞,為人之基本定義,叫做文明,Civilisation。

華人在南洋有經商的智商,不一定有從正的智商。基因決定:互相猜忌、不相合作,即使建成所謂商會,即行互相傾軋。這是上天巧妙安排,有一長必有一缺。

瘟疫之後,全球反省:七十七億人口如何得了,地球資源怎可以按人頭平均分配?當然是優越的品種多佔,然後合理統籌分配。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