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732 全球處處是孤城

法國電影「孤城淚」用雨果的一句名言,引證今日法國在「全球化」之下的基層貧窮問題。看了「孤城淚」,再看美國的全國大暴動,就知道「全球化」的癌細胞遍佈全人類。

「孤城淚」裏的佈景,是巴黎的一個伊斯蘭社區。巴黎東北部的聖丹尼(Saint-Denis),本來是歷代國王的陵墓,很典雅的小地方,但阿拉伯新移民聚居,罪案遍地,尋常人不敢內進。

美國沒有伊斯蘭新移民問題,卻有黑人和墨西哥非法移民問題。外來的移民若生殖與聚居越來越多,在「全球化」貧富不均的金字塔裏,只有越來越向底部被擠壓。這一句I can't breathe不是那個黑人死者臨終的叫喊,而是在「全球化」之中,全球金字塔底層都無法呼吸。

「全球化」自從九十年代後,前嬉皮士吸大麻反戰的那一代左翼上了位,建立了金融與科技霸權,就將上一代尼克遜列根為主的軍火商和石油商逐漸擠到一邊。美國依然是世界霸權,但財富卻由軍火商和石油商,逐漸流入金融與高科技的財團之手。老嬉皮士及其子女享受到他們從前反對的全球化霸權的財富滋味。換言之,他們三十年前是美國式,穿着破爛,一面捲紙煙、彈卜戴倫的吉他民歌,仍是反對派;今日他們已經是金元的統治者。

所謂I can't breathe是全球在這個壟斷帝國之外所有的人。

今日的世界就是在「全球化」這個惡魔肆虐下的一幅地獄圖 。

馬克思十九世紀的論述與診斷完全正確,只不過全球的壓迫者由工業資本家變成了現在這窩東西。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