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743 佛洛伊德和包青天

左膠掀起仇恨。對付低智商的左膠,有一個辦法,就是牠們越煞有介事,越要一本正經的想展開所謂學術討論,你越要對牠們輕佻。

譬如:最新的左膠笑話,是引述幾十年前黑人拳王奇利的質問:為何西方的小天使,都是金頭髮有一對翅膀的白胖裸小孩?

你可以告訴這些智障:小天使是西方JD教文明圈的想像,五百年前拉菲爾的壁畫常見。那時的羅馬和威尼斯,是白人天下,所以拉斐爾、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全部都是藝術才華洋溢的種族主義者。

如果你不喜歡,像拳王奇利(後來他自我正字正確改名叫「阿里」),可以先向阿拉伯世界質問:為何先知穆罕默德,不可以是非洲黑人?

等麥加為首的沙地阿拉伯政府,帶頭大愛包容之後,梵蒂岡亦可跟進,宣布:為避免神父看見金髮翅膀的小天使那身白裏見粉紅的胖肌膚而激發孌童癖,由即日起,將意大利所有教堂的大小天使,塗為黑膚色,

屆時,豹狼決戰,若有網絡Facebook直播,利用全球化優勢,同步收看,各自叫陣,已經地動山搖。中東、印度、歐美,一齊吃瓜剝花生旁觀。

這才叫做大場面。相比之下,美國幾十個城市那種小敲小打的搶掠、塗污哥倫布石像,僅幼稚園唱遊小兒科。左膠嘗試長大一點,好嗎?

左膠最畏懼常識和事實。一旦揭發被警員沙文跪殺之黑人弗萊(漢譯「佛洛伊德」)是一名械劫積犯,不是天使,即刻歇斯底里崩潰。

要令左膠繼續面目五官扭曲的覺得痛苦,只要笑嘻嘻繼續重複簡單的事實:

人類文明五百年來,達文西是白人。

牛頓是白人。

莎士比亞是白人。

莫扎特是白人。

連佛洛伊德,這個高貴的姓氏,對不起,也是白人。

只有包青天,小時候,我跟媽姐去看粵語片「包公審烏盆」,看見演包公、面如黑炭的靚次伯出場,我大驚,兩手掩目,很純潔地問傭人:「他是不是非洲來的?」

想起此一兒時往事,我差點也想單膝跪地,深切懺悔。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