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750 三年後的約會

尖沙嘴洲際酒店大裝修,停業三年,將來復開,會沿用麗晶舊名。

這樣就好。

一個有文化記憶的城市,要有這樣一座名酒店。東京的帝國飯店,見證明治和大正,為御三家的招牌。大隈重信、犬養毅、差利卓別靈,一一曾經在此。倫敦的夏蕙不消說,連殖民地香港的半島,由加利格蘭、伊利莎白泰萊一直到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由歐洲經香港北上的楊虎城一家,然後楊慕琦和駐港英軍司令在平安夜的燭光下,向日本簽署投降書。

馬來西亞檳城的東方大酒店,作家毛姆曾經長駐。新加坡的萊佛士,也住過衣香鬢影的東西方名人。

尖沙嘴的洲際酒店,歷史淺一些。但勝在臨海港落地長窗玻璃的那個大餐廳,大舞台一樣,上有一層,如觀眾席,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四十年前,在下面喝下午茶的,有沈殿霞、鄧光榮、張國榮,這個卡士,是不是跟殖民地早年的半島文華有得比,實屬見仁見智,但其時香港主權過渡在即,水土開始變異,唯無論如何,也是一部份的香港故事。

八十年代此酒店,總統套房僅一夜九千元。比起對面的半島,人家洗衣服和叫車去機場,價格全包,但是洲際酒店這些小數目卻要另計。有的朋友長期包住,不忿而一度搬去半島長住兩三年抗議,再搬回來——你陶傑居然認識這種消費力的朋友?對,我認識,而且還有幾個,在洲際酒店花費了超過一億元。為存私隱,不便開名。

今天總統套房十一萬了。而由觀眾席下望,那桌著名的自助餐前名人雅座,早已欲求肥肥鄧光榮之銀色鼠隊而不得,物是人非,土豪大媽佔據、喧嘩多時矣。

在這個時勢,為逃避瘟疫,關門三年也是對的。重開的時候,掛上麗晶的舊名。

人生的哲理,不外如是。但求完美,是不可能的,凡事八折收貨,當開心了。麗晶重開的時候,那一廊落地長窗,但願還見到一幕海港浮紅爍綠的霓虹夜色。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