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777 鼠疫

滿清皇朝覆亡之前一年,在中國東北,爆發了一場 20 世紀全球最嚴重的鼠疫。

1910 年 10 月,清廷風雨飄搖,但這場黑死病偏偏發生在「龍興之地」滿洲,實為上天的愚弄。

鼠疫起因在一種叫做「旱獺」的動物。旱獺生活在今日的蒙古、貝加爾湖、黑龍江大片土地,穴居在乾燥寒冷的草叢山洞中,其洞穴通常遠離人類居所。

20 世紀初,由於旱獺的皮毛稍經加工,即可以與貂皮價錢相若。獺皮變成貂皮 A 貨,市場需求激增。不少逃荒進入關東的河北、山東苦力,加入捕獵旱獺的行列,謀求發財,還將旱獺當做食物,於是瘟疫傳播更快。

滿洲里發現了第一宗鼠疫病例。兩星期後,瘟疫即蔓延到 800 公里外的哈爾濱,然後南下長春,兩個月內即蔓延至瀋陽。

中國東北冬天嚴寒,民眾擠擁在密閉的家居取暖,鼠疫菌傳染更急速。鼠疫菌主要通過呼吸道與口水傳染,東北人睡在土炕之上,寒暖交流,變成鼠疫菌傳播溫床。

東三省居民一聽說有人食旱獺肉而死,就知道瘟疫將至,四散逃亡。鼠疫桿菌也沿著逃亡路線迅速傳播。官方統計:這場鼠疫蔓延東北共 69 個縣市,喪生人數超過 6 萬。

此一數字,只憑官方據各地訂購的棺材數目估算。但由於許多窮人買不起棺木,僅草草掩埋,或將幾具屍首塞在同一副棺材之中,此一數字最少低報了 3 倍。

此時東北正值日俄兩強南北分據之勢。沙俄以哈爾濱為中心,日本以瀋陽為基地,東北名義上雖然還是大清領土,實際上分別成為日、俄殖民地。

鼠疫發生後,日俄兩國即以人道主義理由,各自直接介入東北事務。

日本在南滿鐵路沿線設立隔離區,佈置軍事警戒線,成為聯合防疫局,由日本關東軍政府、警察局,與南滿鐵路公司行政人員聯合組成,總部設在瀋陽。此一防疫局共 2 千多名工作人員,但真正的醫生只有數十名,其他均為警察、保安與各類軍事情報人員。

俄國則決定在哈爾濱鐵路沿線駐紮俄軍,實施戒嚴,限制中國人出入,並揚言若疫情擴大,即全面派兵進駐哈爾濱。

此外,在西北新疆的塔城地區,俄國也以防疫為名,集結大量騎兵。俄國政府更通知英法日三國,表示對清國政府防疫不力甚為不滿。

滿洲里一發現鼠疫,俄國人便將在當地謀生的近 3 千名華人,集中囚禁在過百節火車廂裡,衣食不繼,苦不堪言。在鄰近礦區開荒的數百名關內農民,同樣被俄國人拘留,然後又將滿州里與瀋陽租界內的一萬多名中國難民驅逐出境,以火車押往長春,強行向長春的商舖索取拘留檢疫場所,並令東主繳付拘留費。

東三省滿洲總督錫良,眼見形勢不對,便請北京立即派員進入東北。攝政王載灃下令,北洋陸軍醫院副總監伍連德醫生即組成醫護隊伍,前往哈爾濱巡視。

伍連德祖籍廣東台山,出生在英屬馬來西亞檳城,留學劍橋,接受西醫的傳染病學專門教育。伍連德去到瀋陽,看見當地主管官員根本不懂醫療藥物,也沒有醫院、實驗室、消毒站,隨即徹底偵查病源,並與當地官紳組成臨時防疫會,嚴格隔離患者。

這位醫學先驅,受到愚昧的政治勢力干擾。因伍連德將西方醫藥經此鼠疫在中國推廣,當時北京的保守勢力則堅持認為中醫中藥有效,但伍連德的成功,令清政府認清西醫的流行病學才是正途。

清政府並在哈爾濱設立「東三省防疫事務總處」,成為中國有史以來第一個現代衛生防疫機構。

但一切已經太遲。滿清即在這場家鄉的鼠疫中覆沒,傾亡之前,鼠疫平息後不久,辛亥革命爆發。

伍連德在民國時代,以清朝中國人捕食旱獺、傳播鼠疫的新題目,在英國宣讀論文,曾被提名諾貝爾醫學獎。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