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24 人中煞

總統大選辯論第一場,果然川普以氣勢勝。

「氣勢」這回事,很難定義,不以川普講話有沒有禮貌、對家說話時頻頻插嘴,是否有道德為標準?一個人有氣勢,即使拜登慢條斯理在講話,他頻頻打斷插嘴,在支持者眼中,川普只是嫉惡如仇、忍無可忍。

川普又被問到種族歧視問題。川普說:當前這場全國大暴動是極左派的「反法西斯聯盟」發動的。主持人不斷逼問,你是否同樣也譴責所謂白人優秀主義者的暴力,川普死也不講,強調:為甚麼我要說?這場暴動的暴徒是極左,不是極右。

在仇恨川普的人眼中,這是其內心種族主義的罪證。但在理性人士眼中,川普確實沒有必要「兩邊對等譴責」,因為二者互不相干,而且他講的是事實。

美國社會民間濫用「冒犯」(offend)一詞。Be factual,往往很Offensive。講事實,聽在許多玻璃心眼的人耳朵裏,就變成了充滿「冒犯性」。

聽了這種話,一樣可以歇斯底里,覺得很冒犯。然而散文家戈爾維達說(Gore Vidal):「若對敵人,冒犯起來,就不要小眉小眼(Never offend an enemy in a small way)。」

所以,川普的電視辯論,如果覺得此人冒犯:他那個誇張的髮型(那種燦金已經很種族主義)、對着拜登目露凶光的蔑視(完全是對老人癡呆病人的歧視),還有毫無禮貌的打斷插話,絕對沒有家教,每一秒鐘此煞出現的畫面,已經充滿冒犯性。

如當年維達聽到他的一個敵人死了,他說:RIP,然後加一句:in hell。

世界上就是有這種人,才有爭議,方有層次,人生你我四周,才多姿多采。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