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37 How Dare You

拜登的兒子被指收錢,證據確鑿。烏克蘭將美國副總統當做一盤生意。

凡「士由派」知識分子從正,尤其在有一點經濟基礎的國家,必有此通病。因為這種人年輕時讀書加熱血理想,沒有見過錢。一旦上位獲得拳力,錢一定源源送上門。

慣錢的人,即使獲得拳力,也不會再學壞。他本來有多壞,就壞到這裏為止,不會因為有再多的錢的誘惑而變得更壞。

殖民地時代,何東就很有錢,山頂有何東花園,半山西摩道有巨宅,澳門還有園林別墅。何東可以帶着一家人去上海和北平,可以在上海見哈同和杜月笙,在北平戲園一面聽戲一面會見東北王張作霖。張大帥可以與他一起咬耳朵,勸說他投資東北的礦產。何東靜靜地聽着張作霖匯報,心中在盤算,這時候他會優先想到如何藉投資東北可以抗拒日本財閥的影響力,可以優先救中國。

至於張作霖願意給他多少特權和優惠,令他可以多賺幾千萬,何東沒有太大的興趣,因為香港已經讓他賺夠了。

這是貴族和世家從政的氣派。民主可以給予工農的基層投票權,但是當技術專家、知識分子、中產階級,一旦用他們的知識也上位參與謀逐拳力的遊戲,這個階層必須有足夠的道德約束。教育是自我約束的一種,JD教是另一種。如英國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初的自由黨,就是知識分子精英從政而還沒有學壞的時期。

美國在嬉皮士一代出現之前,即使是民主黨,杜魯門、羅斯福、甘迺迪家族,跟你現在看到的克林頓夫婦、奧巴馬、拜登父子和那個叫賀錦麗的女副總統候選人,面相和氣質都不同。

這一代的所謂士由派,貪婪很快就浮現在他們的臉上,像一層青春痘之後的油脂,在電視影像的鎂光燈照射之下更閃閃生光。做完總統寫回憶錄,出任大企業無數董事,周遊列國演講每講百萬美金,然後你看看卸任後奧巴馬演講的內容皆陳腔濫調。此風一氾濫,由哈利王子的老婆梅根,到那個十六歲只憑一句How Dare You就變成時代雜誌封面人物的所謂氣候環保少女。此等所謂自由派的貪婪,越來越走捷徑,越來越赤裸,因為其中有一個金錢工業的生產鏈:學術界、傳媒、荷里活、大學學生會、網絡社交媒體,全部瘋狂加入。為了大愛平等的理想?當然不是。為了一個字:錢。

繞一個大圈,必然又回到拜登兒子身上,正如回到克林頓老婆身上一樣。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