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51 重新定左右,媒體異動

(重新定左右)

為甚麼美國精英和華爾街、矽谷和學術界都仇恨杜林普?正如 30 年代,以南京上海為基地的民國政府討厭某某。

杜林普是紐約地產大亨,借一點父蔭發揚光大,說話粗魯,品味相當庸俗,但卻赤手空拳,做生意成功。對於美國「精英」,也一樣有點「士農工商」、以士為四民之首、而商為四民最低的歧視意識。

加上戰後民主黨和共和黨瓜分了美國上層統治利益:甘迺迪家族沒落之後,輪到布殊家族,然後又輪到克林頓夫婦 ,隱然奧巴馬也有想將自己的老婆推進白宮之勢。華爾街、IT 界、白宮精英,已經將美國的利益和國家安全打包,任意向外國集團出賣。

對於這個龐大的新資產階級集團,有如下山入海,走進外灘的酒店宴會廳,在西餐桌上一屁股坐下來,身上還穿著那一套發臭的m裝,腳上著了一對草鞋。

吊詭正在於此:杜林普以富翁的身份領導美國基層的工農革命,誓要推倒美國精英在兩岸建立的遊戲規則,實現真正的美國優先和利益重新分配。

當然,杜林普絕對不是社會主義者,還仇視社會主義。杜林普複雜之處在於他看穿社會主義者也加入了精英資產階級集團。克林頓奧巴馬幫對非法移民大開中門,吸納基層選票,企圖改變美國的種裔顏色,以後永改華盛頓傑佛遜定下的美國憲法和初心江山。

吊詭之處在於:杜林普自己是生意人,領導的美國工農是指二百年來蘇格蘭、愛爾蘭和歐洲裔移民的美國工農,其他移民若認同此一核心價值,杜林普當然也樂於包容。但在邊境築圍牆,訊息非常清楚,他看穿了克林頓奧巴馬幫的偽善,向非法移民和窮人假意招手,成為他們的選票基本盤,再用他們的大愛包容煙霧名詞哄騙其選票,永久鞏固他們佔據上層吃香喝辣的世代特權。

美國局勢之複雜就在這裡:克林頓奧巴馬拜登這幫人,左中其實帶右;而杜林普貌似極右,其實很左。關鍵在於如何因應美國的現實,重新界定何為左、何為右。

處境最尷尬的是真正的社會主義者桑德斯。桑德斯與奧巴馬拜登們不同,他真正的相信「天下為公」,他真想拆毀華爾街的財金霸權,讓紐約和洛杉磯的露宿者也分得到他們的薯仔或大米。但真的讓桑德斯上台,變成民主黨候選人,奧巴馬克林頓這幫人也完了。對於他們,桑德斯的政綱反而是「葉公好龍」。

要了解美國今日的亂局,必先認識美國社會深層結構這種弊端,以及美國中西岸精英階層的偽善與傲慢。

唯其如此,方能認識杜林普這個「飛越瘋人院」裡積尼高遜型的角色。他是制度的顛覆者,他是美國的齊天大聖 。杜林普是真正的革命領袖,全球攬炒,大破大立,只不過在美國這樣的荒誕社會,他的包裝和形象都有點錯位,令美國以外人看得眼花暸亂。

(媒體異動)

美國總統大選最後衝刺,突然之間,美國「主流媒體」的「華爾街日報」和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分別發表評論,表示特朗普值得連任,令人大開眼界。

眾所周知,過去四年來所謂的「主流媒體」(英文簡稱MSM)反對特朗普,不遺餘力,直至上月底,依然紋風不動。為何直至最近兩日口風有所轉變?或許終於嗅到了一點氣息,根據網絡搜尋人次,紀念品的製造量以及售價,還有民間博彩的賠率,就知道實際情況和所謂的民調,有很大分別。

特朗普上任以來,大開大闔,雷厲風行,已經顛覆了許多習以為常的觀念,譬如他一手發明的「假新聞」(Fake News),當初他一個人喊叫的時候,只遭到全世界的反對,指他破壞媒體公信力,摧殘「第四權」,結果四年下來,「假新聞」一詞已經廣為流傳,到底是誰在破壞公信力,明眼人都自有答案。除了假新聞,接下來極有可能信用破產的,就是「民調」了。

為甚麼會這樣呢?早在特朗普未上台的四年前,美國著名古典軍事作家漢遜曾經撰文告誡未來的總統,其中一條,叫他不要理會各種政客、名人、媒體和所謂「專家權威」的周期性歇斯底裏。

他認為,美國東岸波士頓、紐約、華盛頓的大多數人,都缺乏真正的意識形態。他們通常跟紅頂白,輸打贏要:但見政策失敗,他們就會否認自己曾經贊同;如果政策見效,即使他們當初反對也會跳出來領功。

漢遜的話音未落,華爾街日報和CNN果然有所異動,只有《紐約時報》依然未曾鬆口——不知道這算不算「風骨」。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