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52 所謂「民意」,顛倒黑白很容易

(所謂「民意」)

美國總統大選,雙方殺得難分難解。

本年度美國大選決定今後世界的命運,也在那區區一髮之差的極少選舉人票之手。

然而至今可以斷定,大敗的一方,是美國的所謂「民意調查機構」。

民意調查由始至終一面倒預測拜登會大勝。全國民意,拜登長期在 51% 至 52% 左右徘徊,領先杜林普至少 10% 至 12%。此一大差距從未改變。

至於六個搖擺州的所謂民調,也清楚顯示拜登領先在 7% 至 12% 之間,幾乎可以斷定杜林普必輸。

因此從此美國全國的民調可以正式收檔。為甚麼?其中一個原因是所謂的「杜林普沉默支持者」(Shy voters),拒絕對民調講真話。

許多民調機構由傳媒委託,不是 CNN 就是「紐約時報」之類。杜林普長期被刻劃為種族主義者、歧視女性、沒有教養的粗人,在英美社交生活中,四年來,無論在酒吧、工作場所、大學校園,「我支持杜林普」已經同時成為「我是種族主義者」、「我是極右分子」、「我是新納粹主義者」的同義詞。

加上東西岸電台清談主持人的傲慢與嘲諷,四年來對杜林普人身攻擊不斷,許多美國人潛移默化,在龐大的左翼文宣系統壓逼和進攻之下,潛意識之中,在大腦裡實行了言論自我審查。

這一點,海外華人在美國,當有所體會。明明是美國左翼選民的偏見與無知,但在凌厲的目光之下,華人、越南人、印度人,感覺作客他鄉,必定不敢表達態度。

但是拉丁族裔如古巴移民在佛羅里達州則無此包袱。他們為逃避卡斯特羅而來,比起墨西哥移民為求改善經濟生活,古巴裔移民的反共和右翼態度,不但光明磊落,而且公開而堅決。佛羅里達州根本沒有懸念,因為古巴裔居民眾多。相反,亞利桑那州本來是傳統共和黨票倉,幾年來多了加州人無法謀生而移居該地,且墨西哥移民增加(許多也來自加州),亞利桑拿州的非白人族裔高達兩成,令共和黨飲恨。

觀乎此,就明白為何杜林普堅持要在德州與墨西哥邊境建圍牆 。

若大量非法移民湧入德州,等待特赦,特赦他們的總統必定是民主黨。十年之後,德州與亞利桑那一樣會變色。本屆大選突顯了非常尖銳的美國國內衝突:意識形態的左毒、非法移民、貧富懸殊、精英利益壟斷集團,不會因杜林普勝利連任而馬上解決,反而會令衝突深化,未來四年,這場內戰只會加劇,而不會結束。

(顛倒黑白很容易)

美國大選前夕,加州比華利山爆發衝突,極左組織安提法(Antifa)衝入一個支持特朗普的機會,光天化日,對在場一個支持者拳打脚踢。

事發時,這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從背包中拿出一面美國國旗,被一個「安提法」一把搶走,在他欲奪回國旗之際,六個安提法一擁而上,將他推跌倒地,一通暴打,但是這名特朗普支持者十分勇猛,繼續回擊,所幸警察及時介入,安提法成員立即鳥獸散。

報道這件事,各大媒體的側重點不同,在最大的搜索引擎谷歌,如果搜尋「比華利山」和「安提法」的關鍵字,跳出來的搜尋結果,一眼望去,竟然是「特朗普支持者」,和「非法集會」、「暴力」等字眼相關聯,而「安提法」到底做了甚麽,則要點入內文才看到。

這可以顯示,以谷歌為首的互聯網科技巨頭,其關鍵字搜尋的效應,一直以來有意或無意在塑造主流話語權。

明明是安提法來搗亂,但媒體為了表示「公正」,使用襲擊、搗亂等字眼,而描述為「混戰」,乍眼一看,以為雙方是勢均力敵,聯想到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安提法成員群毆,便順理成章認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安提法一樣,都很暴力,久而久之,特朗普支持者就被貼上了「暴力」的標籤。這便是所謂「客觀公正」的媒體,表面上「各打五十大板」,其實是在偏幫,甚至扭曲事實。

首先這名特朗普的支持者奪回自己的所屬物品,這不是暴力,而是本能的反應;再者他寡不敵衆,奮力反抗,又如何算是暴力?難道要躺在地上,任人魚肉,才算正義?最可笑的,警察宣佈「非法集會」,是在安提法鬧事之後,結果這個污名,倒要由「繼續在現場集會的人群」背負。

雖然網絡大數據可以配合媒體,但在現實中,這名特朗普支持者以一敵六,剛强勇敢,安提法事敗後逃之夭夭,兩大陣營差別何在,不言而喻。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