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60 余英時該怎麼說

自電影「亂世佳人」於HBO下架開始,終由美國的主流媒體切斷總統川普的發言直播,是很邏輯的發展。

事物就是這樣科學發展的。有先必有後,有此必有彼。這就是本人多年在香港呼籲:必需警惕西方的左翼蛻變為左膠、然後左膠再猙獰而變為左匪的理由。

此等凶兆在千禧年交替時開始。

左翼思潮本來對於保守主義和神權,是有效的制衡。伏爾泰和盧梭開啟先河,當時是對皇權與神權的勾結壟斷,為窮人發不平鳴。

然後是狄更斯、雨果、左拉,由貝多芬的音樂到托爾斯泰投筆的社會運動。十九世紀是左翼自由主義春夏花草茂發的燦爛時期,一切是如此浪漫而感人,煥發着青春的激情。

百年回顧,可以想像,那個時期的眾多先賢,才情與正義感煥發,年輕的日子中流擊水、落日迎霞,許多人的一生,真是沒有白活過。

但進入二十世紀,開始有點苗頭不對。無正虎主義和GC主義湧現,詩篇和音樂不夠了,遊行示威也效果有限,暗殺和暴力浮現,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有一個目露兇光的禿頭小鬍子由瑞士和德國潛回俄羅斯,這時就開始變異。

然而二十世紀百年,歐洲和美國始終守住,其他的失敗國家(Failed States)沉淪,但美國經歷了幾場戰爭,依然守住理性的底線。

然而,進入二十一世紀,那股異味更為濃烈。左翼的沙龍討論漸變為口水空談,然後又在其中衍生教條。教條成為正字正確的另一種僵化的信仰,而信仰付諸行為,加上電腦網絡支助,二十一世紀開局即向第三階段的仇恨進發。

於是「亂世佳人」下架於先,推突和臉書也下令一切其看不順眼的言論包括總統演說屏蔽於後,民主黨的極左議員AOC制定川普支持者清算工程,確立高密機制,準備整肅報復。

其間在遠東,輿論巿場長期受餵料於荷里活和美國東岸,看見美國的左派不容許正面評論川普,一度混亂,當荷里活明星也站出來反川普,這就確定了是非。他們說服自己,以為這是進步。

美國也在十字路口上,也到了其「蔣公一九四八年時刻」。川普真是獨夫民賊?仍在美國的余英時教授,I just wonder,應該一清二楚。但余教授好像沒有說話。那麼好的,川普趕下來,改朝換代,也試試看。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