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69 曾經少年的你

身為男人,年輕的時候,尤其讀大學,一定要左傾,目的只有一個:令許多女生自動上你的床。

在大學校園的學生會辦公室,只有會長他一個挑燈夜戰,為學生會刊下一期的文稿最後校閱。牆壁上凌亂的口號和傳單叢中有一張哲古華拉的海報。

他為同學爭取得去拉丁美洲的遊學團經濟價,委內瑞拉是第一站,總統查維斯的助理親自接見,參觀煉油廠和大學,與彼邦學生會會長交流,然後去哥倫比亞。然後是五天亞馬遜森林綠色生態之旅,目睹美帝的麥當勞如何砍伐木材開墾牧場。然後踏上少年哲古華拉日記的電單車之旅,北上中美洲,去墨西哥城參加嘉年華會之後,轉去海邊的肯坎。

學生會幾個委員剛開完會,爭論由這裏,到底應該渡海去古巴,還是會見墨西哥的馬克斯主義游擊隊頭目。他力主去夏灣拿。然而幾個激進的同學,卻堅持後者,並想參觀這支武裝力量的訓練營。激烈的爭吵之後,投票決定,見游擊隊代表太冒險了,會引起中情局注意。最後他留在學生會,還在電腦趕寫了這一期的學生會會刊社論,反對膳堂加價之外,還譴責政府削減第三世界留學生的津貼。

男人在這個階段最迷人。在燃燒的青春之間,浪漫就是跳動的火焰,廣博的知識就像柴薪——他二年級社會系的論文研究土耳其女權運動家阿仙娜(Duygu Asena),被教授推薦刊登在劍橋大學的社會學期刊。他對安東尼奧尼的電影素有研究,又能結合塔倫天奴的經典「危險人物」的黑色美學,論說一套黑人和自由主義者如何結合反新帝國主義霸權。

你赤腳陪伴他工作到深宵,為他在冰箱取啤酒來添。木地板上已經有一堆空酒瓶。空氣裏有大麻味。你看着燈光裏他全神貫注的側面:他二十二歲,蓄了小鬍子,牛仔褲膝蓋破洞,身上有一股汗臭。忽然你覺得:如果以後能為這位革命家洗一輩子的衣服,真是前生修來的福氣。

他主催的遊學團當然你第一個報名,因為兩個月前為他已經獻出了初夜。同學竊竊私語,說你們雖郎才女貌,質疑你上巿公司的富裕父親最終能不能接受他做女婿。

但who cares。多麼美好的年華。

幾許品學兼優的小才女在大學都經歷過這種階段,其中只有一個變成了希拉莉。絕大多數,那次遊學之後逐漸回頭,覺得還是嫁一個工程師和醫科生更好。畢竟,另外一條路是通往矽谷或者波士頓的醫藥研究中心,不是加勒比海或者Beijing。

有一天你會懂得這點道理,而且怪責當年的你為何這樣傻。

到了那時,你住在西雅圖,天天刻板地等在波音公司工作的老公下班,在廚房裏為他烹煮他喜歡吃的烤羊肉串。老公比較沉悶,他不知道你的往事,但只要你了解他就好。你開始為小兒子找東岸的寄宿學校,陽台外的大西洋在霧雨中隱成一片鴻濛。

家庭主婦的你,手機舊同學群組通知:你的初戀英雄上月腦癌逝世,英年四十七,據說臨終時他在Facebook想找你。

是嗎?你已經沒有感覺。兩個孩子已經夠了,你沒有心理準備會兒女成行。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