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882 華盛頓是另一個中環

左翼精英的自戀,是世界亂局的根源。

美國的華盛頓相當於香港的中環,是一個利益和知識的同溫層。一旦成為「中環人」,如殖民地時代開始,幾成為人生的贏家。醫務所開在中環、上班在中環的投行、政務官在中環的政府總部 ,殖民地時代的中環人只是將英國人在港督府和滙豐銀行大班層的決策付諸實行,現時代的中環人,經二十年來驗證,自戀和自我感覺良好的泡沫世界中,最終只出現一連串米芝蓮餐廳,與成為法國紅酒的鑑賞地。

華盛頓的「中環化」,令以奧巴馬為首的知識精英自戀到了高峰。一旦成為華盛頓人,即可對世界局勢指點江山。譬如,奧巴馬可以閃電決策在阿富汗增加兵力。但芝加哥律師出身的精英加上他的智囊,不會知道阿富汗這個國家的細節:部落封建傳統地形多山,游擊隊和恐怖份子容易藏身。一九七八年之前,阿富汗二百年來都由普什圖族的某名望部落酋長以國王身份統治,相安無事,直到共產主義團體「阿富汗人民民主黨」推翻政府,效忠蘇聯,並以社會主義路線改造經濟社會,直到阿富汗人民奮起推翻。蘇聯見到自動送上來的衛星國崩潰,才派兵入侵,建立傀儡政權。

因為經濟破敗,貧窮成為恐怖主義溫床。塔利班集結了普什圖族許多沒落世家的青年,進修阿拉伯資助的伊斯蘭基本教義研究,得巴基斯坦情報後勤資助,然後仿效阿富汗共產黨勢力奪權的方式,親蘇政權倒台,塔利班推行其原教旨版本的伊斯蘭統治,禁止音樂、禁止女性受教育、禁止養貓狗。阿富汗的故事是一本風土文化的小型百科全書。但是華爾街的精英的同溫層,有金融專家、經濟專家,也有一點歷史學家,卻沒有十九世紀英法帝國主義時代,曾在亞非各國對第三世界風土人情有深入了解的專家。

十九世紀的英帝國管理,世界秩序良好,是因為英國人有大量旅行冒險家自下而上,先摸熟了環境,如阿拉伯的勞倫斯,自行在阿拉伯團結部族,一個人指揮一場戰爭,而不是靠華盛頓由上而下,由五角大廈和中情局官僚來決策執行。

漸漸覺得處處留下爛攤也無所謂,反正中東世界有沒有美國介入也自相殘殺。白宮精英漸專注於在世界上能撈錢的地方鑽營。四年一換屆,變成今日這個樣子。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