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954 老醫生

關朝翔醫生年滿百齡,高壽離世。關醫生人稱關伯伯,不但是早年北平輔仁大學和香港大學醫學院的高材生,醫德仁厚;還在醫術之外,油畫、篆刻、詩詞文學,樣樣皆能,是民國一代博理通文的才子。

幾十年來,關朝翔老醫生的醫務所開在九龍的鬧市,九十歲尚風雨不改的應診。窮苦人家沒有錢,關醫生時時贈醫施藥,照料基層市民的健康,還守護着亡故朋友的子女和後輩。

活到老學到老是一句陳腔濫調,但是關老醫生確實手不釋卷,事事參閱外國醫療期刊,了解西方醫學的最新資訊,參詳醫療儀器技術,知識與日俱增,也同時緬懷歷史的舊事故人。

年輕的朋友工作事業繁忙,無事少騷擾關醫生,因為總覺得他有如一棵參天大樹,永遠默默地屹立在那裏,但當父母或自己的健康出了問題,才會想起有一片如此親和而可靠的遮蔭。

而當我們回奔向關伯伯的時候,他總會以世紀一樣深婉的笑容迎接我們。關醫生連結了不少人的家世,七十年代博學鴻儒,關醫生座上客俱名導演、大作家、翻譯家,閑來說京戲伶旦舊話,詩人墨客掌故。他不但是許多人的好朋友,從鑽石山的溪澗到九龍城的唐樓,由干諾道中的山海樓京菜到北角的喬家柵,關醫生還是許多兒女共尊的一位父親。

當他年事漸高,人世的境界逐漸昇華到喜馬拉雅山般的雪嶺冰峯,隨着老朋友帶着大江南北顛沛流離的掌故離世,關醫生漸不多話了,端坐在高堂之上,只一泓淡恬如井的笑容,我們仰望他的水影波光,但見夜空一片,澄碧如鏡,浮漾着一輪滿月,幾閃殘星。

一百年的人生故事,都幻映在那裏面了。北洋、抗戰、逃難、饑荒,關醫生的經歷還有許多,只是到了最後幾年,他是有點寂寞了,許多事情都收在心懷,不知是以醫者感覺,覺得這個世界已經墮落得無可救藥,多說無益;還是以畫家文學家的角度,看破了萬千紅塵,留白處方是顏色。

他不但用聽診器感應病人的心跳,還用畫筆記錄人間的風景。他的油畫有徐悲鴻於浮世的一份沉樸的愛,他有一幅自畫像,令我們窺知三四十歲的關醫生的模樣。那一份堅定果敢的信仰,燃燒着每一代年輕人一絲嫉惡如仇的激情。在關醫生九十八的壽宴,他送給眾人一本他的詩畫作品,我端詳着關醫生當年的自畫像,抬頭再看看日暮霞彩滿天靜默坐成一尊羅漢一樣的關伯伯,人生是什麼,在四周一片小小的喧鬧中,那一刻,我都明白了。

關朝翔醫生帶着連綿的歲月,也離開了。後輩都捨不得,但又長年分享得他的圓融,知悉他此生的充實和無憾。在香港面臨又一個分離的歷史十字街頭,大家與這位老人家道別,在為他感到圓滿的同時,今夕何夕,總令人感到淡如他一泓水色般的哀愁。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