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優品 (淘)優品
返回首頁 站內 Google 百度
showsee.cn 首頁陶傑文章 965 「毒蝴蝶效應」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

(毒蝴蝶效應)

梅根越玩越大,除了被踢爆與民主黨聯絡、有競選下屆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意,英國皇室正式聯絡律師,來個「抽乾沼澤」,要將梅根所指的皇室「種族歧視」搜羅證據。

本來嫁入豪門,弄出一點金枝慾孽之類的八卦,可滿足基層人口的電視劇好奇。但梅根明顯不是。像偵探小說一樣,處心積慮,年紀小小就佈下一個局,以戴安娜為偶像,打進去、拉出來,再伙同極左勢力,企圖摧毀君主立憲。

乖乖不得了。反而東方婦女看慣東宮西宮、武則天慈禧太后這類人物,憑第六感一眼看穿。

紅樓夢嚴格來說,也可以是因為林如海的孤女自從進了榮國府,蝴蝶效應造就了「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的結局。梅根這等眉目,出身二流電視明星,現代的還有一個肛清備案,你問北京胡同裏,在竹椅子上搖扇的任何大媽,給她看看照片,講述其人其事背景,該大媽也會坐直,把手上的扇一丟,一拍大腿:這妖精,不是個東西。

文化累積會產生感覺。感覺是一種Feel,當然你也可以說是所謂的Stereotype。國人的相學就是感覺:父母選看女婿,請他來家吃一頓飯,講話看他眼睛是否閃爍,提起碗筷輕重的動靜,一問學歷、英美留學、是哪一家。精明的家長還要將他讀書的那間名牌與年份相連。例如,若在一九六五年讀牛津大學的B.Litt,很明顯就與二○一二年在牛津讀PPE不同。

如果不一樣,則不必費筆墨,內行人一聽,是一種感覺,而往往感覺準確。梅根若是美國人,不要緊,如果有衛斯理學院畢業的Pedigree,先隔一隔,也沒有問題。

一切紛爭在網絡世代都可以升級為政治風暴。倫敦一名變態警察殺了一個婦女,引致婦女和平民聚集哀悼。但是疫情時期,明有禁令不可聚集。警察當然要執法。但警察一執法,聚集的人情緒更脆弱,就變成袒護警隊暴力。此案由一宗偶發而隨機的兇殺,升級為性別政治。正如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一宗,一標籤種族,就變另一場風暴。倫敦的警務處處長已經是女人,也沒有用。

左膠加網絡一齊發酵,在愚痴的世代,恐怖的地方在這裏。而且發生在英國,在某一遙遠的角落,當然有人在暗笑了。

(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

梅根指摘英國王室種族歧視她,不賜予其子阿奇王子名銜,事件發酵,令英國獨立電視台著名主持莫根(Piers Morgan)與一名非洲裔的客座主持討論時口角:莫根認為,梅根的話不可信。僅此一句招至四萬觀眾投訴,莫根憤而辭職。

莫根辭職之後,仍然在社交媒體留言:我還是不相信梅根說真話。

問題是為何四萬個「投訴」就會被認定為觀眾的主流?英國 ITV 莫根這個電視清談節目,收視數以百萬計,四萬投訴只是零頭。獨立電視台向所謂「少數人的暴政」(Tyranny of the minority)屈服,是莫根辭職的原因。

莫根有不相信梅根說老實話的理由。正如幾年前杜林普提名保守派出身的卡瓦諾為最高法院大法官,遭到耶魯大學幾十年前一個女生流淚指摘說卡瓦諾曾施以性侵犯,卡瓦諾矢口否認。但那時的左派民意,包括現在做了副總統的賀錦麗,也堅持不相信卡瓦諾。

不相信卡瓦諾、溫斯坦、男明星奇雲史柏西(Kevin Spacey)—— 這些人曾是 #MeToo 被指控的目標,是天公地道。同樣不相信梅根,卻同時犯了:歧視婦女、種族主義、維護王室建制,其中是何邏輯?

梅根嫁入王室,若因為加州粗糙的美國風土,與政治的王室水土不合,或因語言溝通誤會,婚姻生活不愉快,覺得要退出,絕無問題。退出的原因,若強加上政治意識形態的種族主義,就變成問題。

英美兩國文化的衝突不是新鮮事。一百多年前,小說家亨利詹姆斯的短篇「黛斯美勒」(Daisy Miller),講一個美國少女,旅行歐洲,缺乏溝通,產生文化隔閡的悲劇。美國人的英文,不及英國的英語多層次,婉轉曲折,許多美國人不能理解。

正如 1946 年,北京發生北京女生沈崇指被美軍強姦事件。此事提升到「美帝欺壓我國女同胞」的層次,不只是男性霸權暴力,還涉及所謂西方列強的民族仇恨。結果事件迅速發酵,間接導致國民政府倒台。幾十年後,另有史學家發現:當日美軍並無強姦沈崇,雙方一段情緣,只是香港蘭桂坊式的一夜霧水。

莫根一向保守,雖然過去四年,他一度支持杜林普,但在競選之後,莫根呼籲杜林普不要再指摘選舉有舞弊,漂亮下台。可見莫根並非所謂盲目的「侵粉」。不相信一個人的話,也是言論自由之一種。任何謀殺案件在法庭審理,陪審團也有權不相信被告辯詞。

但梅根的指控,似乎全世界不准不相信,一旦不相信即屬「極右」,梅根直接寫信給獨立電視台施壓。如此氣燄,已經在這個階段打擊言論自由,將來若被她取得民主黨美國總統提名權,還會得了。

難怪廣東俗語有一句話: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


 
 

Copyright©光明頂 版權所有